翻頁   夜間
哈羅小說網 > 女公務員的沉淪(女檢察官的沉淪) > (六)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哈羅小說網] http://www.xhrwva.icu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高潔的胸口微微起伏,面色越來越難看,她知道卓錦堂這樣做是為了最大限度地羞辱自己,不能讓這個可恨的男人得逞!高潔深吸了一口氣,臉上強行裝作若無其事。

    “高檢察官真是膽色過人,處變不驚啊……哈哈……”卓錦堂看著被污辱而不敢反抗的美艷人妻,內心一陣快意,“這次我上來的另一個目的是請高檢察官幫一個忙,當然了,也可以說是一個交易……”卓錦堂慢慢地收回了他下流的腳。

    “是什么事呢,董事長?”文瀚問道。

    “呵,不好意思,我這件事是和一單案子有關,由于涉及一些私人的問題的司法程序,只能和高檢察官說,文瀚你不介意回避一下吧?”卓錦堂說。

    “不介意不介意……那……潔你和董事長聊吧,我現在回公司一趟……董事長,那我就不招呼您了,……不好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緊,你忙吧,我和你太太談一回就走了,合同的事好好考慮,有決定了就通知我。”卓錦堂目送文瀚出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樣?高檢察官……剛才還舒服吧?”

    “無恥……”高潔狠狠地罵道,“卓錦堂你做這么多豬狗不如的勾當,小心你斷子絕孫,天誅地滅!”

    “嘿嘿,說得對,我還真怕斷子絕孫,所以這次來和你做筆交易。現在我兒子的案已經上訴到省高院,我聽說擔任審判長的韓法官和你關系很好,如果你能幫我兒子逃過這一劫,作為回報,我把所有的東西全部還給你,從此不再糾纏,怎么樣?”

    “你別發白日夢,韓法官是出名的公正嚴明絕不徇私,她是不吃這一套的,不要說是我,就是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兒子,這叫惡有惡報,你做過那么多傷天害理的事,注定沒兒子送終,說不定還死無全尸呢。”高潔極力地奚落對方,算是對剛才受辱的反擊。

    “嘿嘿,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,要記住我手上拿著你的生死符……”卓錦堂說著站起來踱到高潔身后。

    “和我合作是你唯一的出路,否則你一輩子都是我的玩物,你逃不出我的手心!”卓錦堂兇相畢露,從后面一把捉住高潔的乳房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放手……你要干什么……”高潔努力掙扎。

    卓錦堂不加理會,隔著衣服大把大把地搓揉,高潔掙扎著從椅子上站起來,“放手,這是我的家,你再亂來我就要報警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賤貨,我讓你報警……”卓錦堂說著,用力將女檢察官按在桌面,三下兩下剝去裙子,“唰”一下將白凈的內褲扒到腿彎,然后用腳一踩,把內褲踩到地上。

    “不要,……你這個畜牲,我丈夫會回來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嘿嘿,你老公,回來又怎么樣?剛才老子還不是當著他的面弄你……”卓錦堂邊說邊放出他雄壯粗長的生殖器,一下鑲入檢察官深遂的臀溝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別這樣……”高潔絕望地呼叫,扭動屁股企圖逃避男人硬梆梆的ròu棒。

    無助的掙扎反而激發男人的獸欲,卓錦堂推開肥厚的臀肉將ròu棒頂在臀縫深處的菊花蕾上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高潔的反抗突然變得劇烈起來,可怕的肛交是她心頭永遠的惡夢。

    “嘿嘿,上次讓王總先給你開了苞,這次老子給你來個馬后炮……”卓錦堂說著用力一頂,大guī頭硬生生擠入嬌小緊湊的屁眼。

    “啊!……痛……”高潔幾乎痛出眼淚。

    “真他媽緊,怪不得王總和老朱干得這么爽…… ' 卓錦堂喘著粗氣將ròu棒塞進一截,由于沒有任何潤滑,肛門里火辣辣的,括約肌勒得他ròu棒生痛。

    “起來……”卓錦堂暫停了入侵動作,雙手一伸握住檢察官胸前飽滿的雙峰把她從桌上拉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杜太太,現在帶我參觀一下你的臥室吧!”粗糙的大手肆意抓捏潔白無暇的乳肉。

    “不,不要……”高潔無力地搖頭。

    “走!”卓錦堂喝道,同時手指用力捏敏感嬌嫩的rǔ頭。

    高潔吃痛,不得不在男人的威迫下向前行。

    ròu棒插在肛門里連著兩具肉體,卓錦堂就這樣押著無助的人妻走進溫馨的臥房。

    在檢察官的私密臥室中做愛,這件只有她丈夫才有權做的事現在發生在自己身上,卓錦堂當然不會浪費這來之不易的機會。

    男人一邊享受美艷馨香的肉體一邊參觀典雅高貴的臥房,這就是美麗的女檢察官每晚和丈夫共浴愛河的地方,想不到現在可以暫代夫職。

    卓錦堂將女人推倒在床上,然后自己脫光了衣物爬上去。

    “求求你,不要這樣,我丈夫隨時會回來的……”檢察官幾乎是用哀求的口吻。

    “我說過,只要你肯和我合作,我兒子沒事了我保證不再搞你,否則我讓你一輩子做我的xìng奴,把你玩殘為止……”男人說完跨上檢察官的屁股,ròu棒重新插入干燥的肛門里。

    卓錦堂把女人弄成完全趴在床上的姿勢,自己則整個趴在女人的屁股上,高潔的豐臀肥腴雪白,脂肪豐厚,趴在上面尤如趴在一張柔軟的肉床上。

    “高檢察官在外是女強人,在家里看來也是一個管家婆,今天讓我替文瀚振一振夫綱,希望他不介意……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卓錦堂說著拔出一截ròu棒,然后重重地插了回去。

    高潔大叫一聲,頭一下子仰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怎么樣?不比你老公差吧……”卓錦堂身子上下起伏,來回抽送。

    “不要……啊……”高潔痛得哭叫。

    沒有任何潤滑,只有肉與肉的直接磨擦,嫩紅的肛肌開始翻轉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停……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讓你來世不敢做女人……”卓錦堂不理會檢察官的痛苦,狠狠地抽送著。

    再沒有比在別人夫妻的大床上代行夫職更剌激的事了,卓錦堂咬緊牙關賣力抽插。

    ròu棒就象一條木棍順著直腸頂上檢察官肚子,粗突的棱角無情地刮著干燥的直腸壁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高潔痛得用手扯緊床單,額頭上滲出冷汗。

    “好淫賤的屁股,每晚都讓老公操幾次?……嗯?……”卓錦堂一邊奸弄一邊下流地迫問檢察官。

    “噗……噗……”下腹不斷打在隆臀上,原本高聳的臀峰被壓扁,然后把男人彈起來……“……死……我了……”高潔痛苦地哭叫。

    ròu棒忽長忽短地閃現,在檢察官的臀溝中快速出沒,男人開始喘息。

    “記住我的話,不和我合作,讓你一輩子做我的xìng奴…… ' 卓錦堂邊說邊抖動屁股,把火熱的精漿射進檢察官干燥的直腸。

    床頭的墻壁上掛著臥室主人的結婚照,照片中的高潔身著潔白的婚紗,沉浸在無限的幸福中。而相片中的杜文瀚此刻正一臉微笑看著床上發生的一切。。。

    (五)為了盡快查出遠大集團的內奸,卓錦堂對原遠大集團的幾名要職人員進行了秘密調查,最后將目標鎖定在兩個人身上。

    一個是他兒子卓振邦的貼身秘書葉姿,也是遠大集團的法律顧問,這個女人兩年前通過招聘進入遠大,由于天生麗質才華出眾,被卓振幫留在身邊作了秘書,深得其的歡心,遠大的很多重大策略她都給過卓振邦意見,掌握了遠大內部的很多商業機密,是最大嫌疑人。

    另一個是遠大的行政總監薛臨川,此人可算是遠大集團的大內總管,可以說是卓振邦的左右手,卓振邦極其信任他,遠大對他來說基本上沒有什么秘密可言。

    遠大案發后,集團受到各方的調查,各項商業運作暫時停止。卓錦堂便將此二人調進鼎盛,并有意安排在極為重要的部門任職,根據洪鈞的計畫,鼎盛會與洪幫進行一單買賣,卓錦堂會故意讓這兩人知道這件事,如果到時警方收到消息,就可斷定此二人中必有一人是遠大集團的內奸。

    而高潔在卓錦堂的威脅和糾纏下,無計可想,她既不想讓丈夫知道,也不想向朋友說,只能在這無底的深淵無盡地下沉。

    短短十幾天,她仿佛經歷了萬世的浩劫,讓她改變了對人生的很多想法,一個人立足在這個有著道德倫理約束的社會,所做的每一件事就必須要考慮到別人的眼光和想法,身上的光環越多背負的壓力就越大。命運可以操縱在自己手中,但你能經受起世俗的千夫所指、萬民之唾嗎?

    丈夫細致入微的關愛在無助的日子里成了她人生的希望。這份情是高潔可以原諒文潮任何過錯的理由,她可以為了無悔的愛情失去一切。

    但丈夫的真情只能喚起高潔內心的負罪感,她知道文潮是個自尊心很強的人,她寧愿自己去承受,也不讓一種痛苦給兩個人去分擔,這只會給另一方無謂的傷害,文潮不可能忍受這種可怕的事實,她很清楚文潮的為人。這也是她始終沒有勇氣面對的事,也許,這一切大白于天下時,也就是這個家家破人散的日子了。

    所以,雖然韓冰虹有可能成為解決事情的最大希望,但高潔始終下不了決心開口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卓錦堂雖然替兒子上訴省高院,但并沒能提出進一步有力的證據,他也知道這樣無非是拖延時間,如果不能在上訴期內提出有力的證據,法院一般不會改判的。

    時間一天天過去,高潔那邊并沒有什么動靜。

    事情已經到了最后的關頭,法院是隨時可能宣布結案的。

    卓錦堂心急如焚,按他的計畫并不想把事情弄到兩敗俱傷,他還是想利用手上的把柄把這個女人牢牢地掌握,因為這個女人還有很大的利用價值,還可以把她變為自己的玩物,所以他不想輕易公布那些錄影。

    但對方遲遲沒有行動,最后他終于坐不住了,為了兒子,必須也可以作出任何犧牲!……卓錦堂下了最后的決心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通海市人民檢察院,寬闊的大院里停著各種各樣的小車。

    卓錦堂手上拿著個老板包從車里鉆了出來,抬頭看了一眼六層高的辦公大樓。

    ”同志,請問你要辦什么事?”卓錦堂剛走上臺階,一名值勤人員迎上來問道。

    ”我……是來找人辦事的……請問高潔檢察官的辦公室怎么走……”卓錦堂道。

    ”呵,這邊……三樓的公訴科,上了樓向左直走就能看見……””好,謝謝你了……”卓錦堂說著把包夾在腋下走向樓梯。

    ……公訴科辦公室里,高潔正一聲不響地做著自己手頭的工作。

    ”高潔……有人找你。”這時門外有人喊了一聲。

    ”呵……”高潔一下沒回過神來。

    ”呵,誰啊……”高潔邊答邊向門口望去。

    ”高檢察官你好,你可真難找啊。”伴著一陣干笑聲,一個肥大的男人走進了公訴科辦公室。

    ”啊……”高潔的心突地跳了出來,”又是這個無賴……該死的,這次竟然跑到這里來……”高潔心中苦叫。

    ”怎么?不歡迎啊……”男人厚顏無恥地笑道。

    辦公室里有五六個人在上班,他們都以為這是高潔的熟人并沒在意,但高潔聽得十分的剌耳。

    ”你……有什么事……來這里……?”高潔不知這家伙要做些什么,但又不好當著眾多同事的面發火。

    ”呵……是這樣的……找高檢察官有點事,檢察院不是歡迎群眾舉報嗎?我今天來就是要舉報一起國家工作人員腐化墜落的案件,我帶有證據的呵,不信你可以看看……”卓錦堂說著拿出一張光碟向眾人揚了一下。

    高潔倒吸了一口氣,她最擔心的事又一次要發生了,而且這次竟發生在自己上班的地方,卓錦堂這條瘋狗真的要發瘋了。

    ”你先回去吧,你的情況我們已經在作調查了,有需要我們會通知你來協助的……'高潔想把這個可恨的男人搪塞開。

    ”如果高檢察官不愿受理,那我就直接找你們領導談了……”卓錦堂以平靜的口氣威脅。

    ”你……”高潔又氣又急,辦公室的同事似乎發覺不對勁,便想替她接洽這個前來舉報的人,這一下高潔更急了,為了不讓卓錦堂這條瘋狗在這里亂吠,高潔大聲道:”對不起,我要去一下衛生間。”走過卓錦堂面前時高潔壓低聲喝道:”出去……”卓錦堂陰笑了一下轉身跟著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”卓錦堂你要做什么,你不要太過分了……”走出廊外高潔回頭憤怒地喝道。

    ”嘿嘿………我只不過來提醒一下高檢察官而已嘛,不要忘了我們之間的交易,這對你對我都有好處,明說吧,我時間不多,現在就是攤牌的時候……””我說過,韓法官是不可能這樣做的,你不要逼我……”高潔說完扭頭向走廊盡頭的衛生間快步走去。

    卓錦堂并沒灰心,看了一下走廊上無人,便一路跟了過去,在走廊盡頭拐角里的女廁門口停住。他回頭看了一下,確定無人,再四下一看,發現衛生間旁的雜物間里有清潔工清潔廁所的工具,卓錦堂靈機一動,抓起一樣就進了女廁,他想這樣就算有人看到了就推說是清潔工,恐怕還不至被捉吧。

    女廁里沒第二個人,高潔已入了其中一間關起門,卓錦堂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快步返出到雜物間,找了找從中取出一塊木牌,上面寫著:”清洗廁所,暫停使用。”架在門口,看看四下無人重新閃入女廁,并將廁所門反鎖了起來。

    ”嘿嘿,常說廁所是最好的談判地方,這次真用上了,媽的……”卓錦堂暗笑。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捕鱼破解版 海南4+1玩法,1是哪个 飞鱼彩票开奖 青海11选5前3直 山东十一选五中奖技巧 500期走势 湖北福彩网30选5开奖 快乐彩12选5中奖规则 精选16码期期必出 股票指数怎么买卖有什么门槛 极速11选5计划全天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版 湖北11选五爱乐彩 北京通州股指期货配资 广西快3开奖号码 平码四中四准确资料 上海体彩网11选5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