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哈羅小說網 > 女公務員的沉淪(女檢察官的沉淪) > (十五)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哈羅小說網] http://www.xhrwva.icu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夏日的南湖,清波蕩漾。

    十里湖畔,微風輕拂,蟬蟲淺唱,楊柳依依。

    仁東醫院環境怡人,設備先進,醫務人員技術高超,醫德高尚。

    溫柔可人的白衣天使體貼細致,是這里一道美麗的風景線,慕名而來的就醫者絡繹不絕。

    但是就在這個表面看起來充滿愛心和救死扶傷精神的地方,一項滅絕人性的黑暗計劃在消然進行著。

    罪惡者以為一切天衣無縫,但天理循環,法網恢恢,有邪惡的地方就有正義的力量,自作孽者終不可活。

    一場正義與邪惡的較量已暗中展開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省公安廳。

    值日武警筆直地站在哨崗上,警車不時進出,給人一種森嚴的感覺。

    公安廳辦公大樓是一棟左右對稱的建筑,像一扇巨型屏風,足有一個足球場那么寬,正中懸著神圣莊嚴的國徽,氣勢恢宏,法度嚴謹,對邪惡有一種無形鎮懾力。

    有人說這座建筑的殺氣很重,相傳當年建樓的時候就曾死過人。

    而它建成后,和它相對的樓宇的業主單位住戶日漸破敗,這卻是可見的事實。

    刑偵處的技術科,到處可見各種檢驗儀器和電腦設備,像一個科研機構的實驗室。

    女法醫官韓冰嬋正在聚精會神地工作,看她專心致致的樣子,就知道她是個工作認真細致的人。

    她的工作能力在省公安廳里是拔尖的,曾經參與偵破了很多大案要案,是公安廳的法醫技術專家。

    韓冰嬋不僅工作做得好,人也長得漂亮,是公安系統出名的大美人。

    她比姐姐高挑,明眸皓齒,肌膚白里透紅,渾身散發著健康的美,給人充滿青春活力的感覺。

    但她的朋友對她選擇法醫這個工作很不解,都說她一個漂亮的大姑娘,找個舒舒服服的工作不是很好嗎,為什么偏要做法醫,整天和那些讓人惡心的東西打交道。

    但她沒有理會別人怎么看,自從分到技術科后,她發現自己已經喜歡上這項工作,每當看到同事們破案后的喜悅,她就感到由衷的心慰,因為成功的背后有她付出的勞動成果。

    刑偵是一項艱苦的工作,為刑警提供正確的信息是破案關鍵,可以說每一件被偵破的案件凝結了技術科同志的心血。

    技術科的環境很清靜,空調在靜靜地釋放著冷氣。

    ‘鈴....。’

    外面的電話鈴響了。

    ‘小韓,你的電話....。’

    外面接電話的人喊道。

    ‘呵....。’

    韓冰嬋放下手頭的工作出去接電話。

    ‘你好...。’

    韓冰嬋拿起話筒。

    ‘是小韓嗎,我是陳鎮武....。’

    韓冰嬋一聽,是省公安廳副廳長,不自覺地一下站直了身子,她在部隊工作過,聽到領導和首長的說話老習慣就忘不了。

    陳鎮武是分管刑偵工作的省公安廳副廳長,他是很欣賞韓冰嬋的工作能力的。

    ‘你現在忙嗎,能不能過一下我辦公室..。’

    ‘呵...好的..我馬上過去....。’

    韓冰嬋答道。

    韓冰嬋暫時放下手上的工作,脫下白大褂鉤在衣掛上,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警服,走出了辦公室。

    公安廳的辦公樓并不追求現代化的裝修,而有一點復古的味道,給人一種沉穩樸實的感覺。

    深色厚重的花梨木門和樓梯扶手,顯得古樸深沉。

    過道里人來人往,腳步勿勿,好像每個人都有任務在身,干警們的辦事風格習慣于干凈利索,在這里能感受到一種嚴肅緊張的氣氛。

    韓冰嬋來到陳鎮武的辦公室門口,舉手敲了兩下門。

    ‘請進..。’

    韓冰嬋隨即推門而入。

    陳廳長的辦公室很大,但不華麗,所有的物件擺放整齊。

    四面有很多保險柜和書柜,透過玻璃能看到書柜里放滿了各種法典書藉。

    辦公臺上卻很簡潔,只有幾份文件和一臺電腦。

    ‘陳副你好..。’

    韓冰嬋向陳廳長問好,同時注意到辦公室里還有另一名女警官。

    ‘啊...小韓你來了’陳鎮武笑了笑。

    ‘先介紹一下.....這位是韓冰嬋同志,’陳廳長站起來對他旁邊的女警官介紹韓冰嬋。

    ‘韓警官你好...。’

    女警官微笑著向韓冰嬋伸出手。

    韓冰嬋看那名女警官面若桃花,目似明星,身著深藍警服,英姿颯爽,名符其實的一名警花,臉上充滿自信,但卻令人覺得很友善。

    ‘這位是葉姿葉警官...。’

    陳鎮武向韓冰嬋作介紹。

    ‘你好..。’

    兩名女警官輕輕地握手。

    葉姿眉若遠黛,五官細致,有著沉魚落雁之容,韓冰嬋是公安廳數一數二的大美人,在她面前都有點自嘆不如。

    葉姿當年進入遠大集團作臥底,遠大案結束后,被派往國際刑警組織總部接受培訓,一個月前回到省廳。

    ‘葉警官在我們警隊里從事特勤工作,身份比較保密一些,很多人都能不知道她的身份,小韓你可能和她不是很熟..。’

    陳鎮武說道。

    ‘葉警官這次剛從國外回來,恰好這里有一件案,一時找不到合適的人選,我和刑偵處的同志討論過了,想讓你試一下...’陳鎮武道。

    ‘呵?是什么案子....’韓冰嬋問道。

    ‘根據情報部門的信息,我們懷疑仁東醫院在進行不法醫學實驗,這是利欲熏心,草菅人命的惡劣行徑,這案件省廳很重視。但由于現在還處于前期階段,信息還不是很齊全,在搜集證據上也有一定的難度,組織計劃派人潛入醫院作臥底偵查。因為這是一起和醫學有關的案件,需要有這方面專長的同志,我們研究過了,小韓你是很合適的人選。這個任務是有一定的危險性,但只要我們做好各方面的工作,應該可以保證人員的安全。葉警官是有臥底偵察經驗的同志,她負責你的安全,小韓你個人如果有什么特殊情況和困難的話可以向我們提出,我們會盡力幫你解決,組織上很希望你能出任此次的行動。’

    陳鎮武鄭重地說。

    韓冰嬋的心里有點激動,組織既然這么信任自己,很應該把握機會,在事業上取得突破。

    雖然這些年她在工作上也取得了很多成績,但在這個人材濟濟的地方,二線和三線人員只能默默地奉獻做幕后英雄,坦明地說做上一輩子也難有出頭的一天,在警隊這個大家庭里只有立功立大功才能出人頭地。

    ‘我愿意接受任務!’

    韓冰嬋幾乎沒有作太多的考慮。

    ‘好,太好了,小韓啊,我對你很有信心。希望你和葉警官能精誠合作,不辜負組織對你們的期望。具體的技術細節和行動計劃刑偵處的黃處長會和你們仔細研究。這次行動要求絕對保密,知道這個行動的人除了我和黃處長外,還有班子里的五位領導,其它人員不會知道,你們兩個也要對行動絕對保密,不得對任何人說,包括你們的親人,丈夫。否則會威脅到你們自身的安全,也關系到案件的成敗,這點十分重要。’

    ‘嗯..。’

    韓冰嬋和葉姿點頭答應。

    ‘這是為你們準備的新的身份,公安部門戶藉中會存有存檔,不怕任何人查,還有你們的個人檔案,這些會通過人事部門轉入仁東醫院。你們只要記熟這個新的身份,并且要習慣這個新的身份,直到行動結束。’

    陳鎮武把兩份材料分別遞給兩名警花。

    韓冰嬋的身份是一名醫生,葉姿的身份是一名護士,她們將會通過人事關系從別的醫院調入仁東。

    因為仁東醫院是新建,每年都會接收大批大中專院校畢業的新人,也接受各種人材通過關系調動進入醫院,所以韓冰嬋和葉姿的身份不會引起懷疑。

    ‘希望你們兩人發揚合作精神,共同進退,撲滅罪行,!’

    陳鎮武站起,分別和兩名女警官握手以示鼓勵,‘放心吧,組織會全力保護你們,支持你們。’

    葉姿和韓冰嬋的手再次緊緊地握在一起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韓冰虹站在浴室的花灑下,任由冷水無情地沖涮自己的體軀,好想把那一夜的恥辱從記憶中洗去。

    冷水打在美麗的臉龐,清醒反而令她記起那一幕幕。

    眼淚從緊閉的眸子里奪腔而出,被落下的水線沖走,但心流下的淚是沖不去的,恥辱是那么的刻骨銘心,心靈的創傷彌久深遠,難以撫平。

    ‘是誰導演了這場陰謀?是誰導致了這個結局?是誰要陷害我?是誰要毀滅我的家庭我的事業?..。’

    韓冰虹的腦里充斥了太多問題,她知道這件事背后一定有什么原因,賴文昌這伙人到底是要針對自己還是鄭云天,現在還不得而知,自己和那些人素不相識,也沒有什么利益沖突,為什么要這樣做呢?

    國安局那么多人,他們為什么偏要找鄭云天下手呢,難道他們是醉翁之意不在酒,其中還有更重大的陰謀?

    她有點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她只知道整件事里,鄭云天脫不了干系!

    洗完澡她木然地坐在客廳的沙發上,墻上的石英鐘指近24點,大門有鑰匙開鎖的響聲,她知道鄭云天回來了‘咦...那么晚了,還不睡啊?’

    鄭云天發然妻子還坐在客廳里感受到詫異。

    韓冰虹沒吱聲。

    鄭云天也沒發覺妻子的巽常,換了鞋就要去洗澡。

    ‘等一下..。’

    韓冰虹突然崩了一句。

    ‘啥事?’

    鄭云天扭頭問。

    ‘去那了?’

    妻子不冷不熱的問。

    ‘怎么了老婆!要審我也先讓我洗完澡嘛,一身汗的,難受死了...。’

    鄭云天叫道。

    ‘今晚上又贏了多少啊,鄭處長!’

    韓冰虹譏笑道。

    ‘什么贏不贏的,不知道你在說什么...。’

    鄭云天心一緊,但仍裝得不知所以地說。

    ‘我...我先去洗澡啦..。’

    ‘站住!’

    韓冰虹秀眉一豎喝道。

    ‘到底...倒底什么事啊?老婆..。’

    鄭云天感覺有點不對頭。

    ‘這要問你自己才知道,這些日子你干了些什么事,你總該心里有數吧...。’

    韓冰虹冷笑著說。

    ‘我,,我..沒干什么,還不是老樣子,上班下班的...老婆你..你到底聽到什么了,不要聽人家亂說..。’

    鄭云天額頭冒汗,不禁咽了口口水。

    ‘我是什么樣的人你不知道嗎?聽人家亂說!哼...鄭云天...你到底知不知道死字怎么寫!’

    韓冰虹說著把一大疊資料重重地丟在臺面上。

    ‘睜大眼睛看清楚..。’

    韓冰虹氣憤地說。

    鄭云天拿起一看,心象跳了出來,‘天啊,彭老板這伙人渣,不僅是要知道機密那么簡單,他們還想對妻子下手!’

    ‘發生了什么事,冰虹,你從那里得來的?’

    鄭云天隱隱感到了一種危機。

    ‘哼哼..真是好笑,這個問題好像應該是我來問的吧!你竟然偷我保險柜里的文件去賣錢?錢對你真的那么重嗎?鄭云天....算我有眼無珠看錯了你..。’

    ‘不..不...不是的...冰虹你聽我說,事情不是你說的那樣簡單的,其實...其實我...我...不想的...我是被迫的...。’

    鄭云天急得不知如何解釋。

    ‘哼哼...好一個被迫,你那帳戶里的幾百萬也是別人迫你要的嗎?...鄭云天....我想不到你是這么一個人,敢做你不就敢認,算什么男人你!

    ’

    韓冰虹從來沒有象此時一樣激動,這不是她一向的態度,事件的剌激對她來說太大了。

    ‘好了!...你..你別太過分了...我,,我也有我的難處...你以為我想這樣的嗎?我...我還不是為了保住這個家..。’

    鄭云天委屈地叫道。

    ‘可笑,可笑啊...。’

    韓冰虹苦笑地搖頭。

    ‘你..你也不問清楚是怎么會事?你有沒有理會我的感受,我..我..不這樣做...我連命都可能沒了...對..對...這一切都怪我,都是我一手造成的,但是我也是被人害的啊!’

    鄭云天叫道。

    ‘是嗎?你的命就那么寶貴,連妻子都可以出賣,在你眼里,我是什么?’

    對一個女人來說,最令之心寒的無過于被心愛的人出賣。

    ‘對,,對不起...虹...是我錯...不該這樣做...我..我想過了的...大不了我們就出國...反正我現在有了錢...這工作做不做也罷,我們全家移民出去....啊?’

    鄭云天知道自己理虧。

    ‘我告訴你,不要發那些天真的白日夢,你到現在還不醒一下,你已經是人家手中控制的傀儡,你真相信那些人給你的承諾?鄭云天,你腦子太簡單了吧!

    ’

    韓冰虹鄙夷地冷笑。

    ‘我..。’

    鄭云天漲紅了臉。

    ‘虹,你聽我說...我知道這次是我不對,但是你要相信我,我真的是沒有選擇。從一開始這就是一個局,我在明別人在暗,如果有人有心要算計,你讓我怎么躲?換做是你,你又能怎么做,我當時的處境真的是很無助,也不敢和你說..。’

    ‘好,就算一開始你是無辜的,但是事情發生后,你一點判斷力都沒有嗎?

    這種大是大非的問題,惟一的出路就是向組織坦白,我們不是圣人,一個人也不可能永遠不犯錯誤,你參與了賭博,這是很小的事,單位追究起來最多處分一下,為什么要泥足深陷,牛不喝水讓能讓它低頭,錢對你真的那么重要嗎?’

    ‘我...我真的不是為了錢,如果我不聽他們的,他們會殺了我..。’

    ‘哼,你就那么不經嚇?’

    韓冰虹冷笑,‘說來說去,你還是為你自己,你有沒有想過我,有沒有想過孩子,有沒有想過這個家?’

    ‘我怎么對你,怎么對這個家,難道你不知道?..。’

    鄭云天捉住妻子的手激動地說。

    ‘我不知道!我只知道自己被最親近的人出賣了,這樣的事你可以做,你讓我怎么再相信你!換作是你你還會相信我嗎?我們都是成年人,不要對我再說那些肉麻的東西’‘虹,這次是我的錯,我認了,只要你能原諒我,我可以現在就去自首,為了你,為了這個家,我什么都能可以不要,我只要你..。’

    ‘有用嗎?你現在才說這樣的話還有用嗎?..。’

    韓冰虹掙開了男人的手。

    眼里噙著淚,轉開了臉,哀大莫過于心死,如果不是這個男人的一念之差,她也許就不用遭受那場非人的凌辱。

    對眼前這個男人韓冰虹已完全絕望,正是由于他的自私,自己遭受了人間最無恥的凌辱,在韓冰虹眼這樣的男人是最卑劣的,這樣的人甚至連一個有骨氣的乞丐都能不如。

    ‘虹,原諒我...我真的不知道事情會是這樣,我只是以為他們要的是機密...如果我知道他們會對你..。’

    鄭云天竭力解釋。

    ‘算了..。’

    韓冰虹拭去眼角的淚水,逕自回房,所有的話都變得蒼白和毫無意義。

    一個人允許犯錯,但像這樣的錯她沒有辦法說服自己原諒對方,更不要說讓自己去愛這樣一個男人了。

    這一夜是鄭云天結婚以來第一次和妻子分房而睡,他清楚韓冰虹的性子,這種裂跡彌合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。

    雖然當初也預料到這個結果,但鄭云天沒有選擇的余地,命運讓他失去深愛的女人,他無怨無悔。

    他會尊重韓冰虹的選擇,他唯一的心愿是韓冰虹不要再受到任何傷害,在他心里韓冰虹就是他的生命他的一切,能遇上這個女人是他人生中最美麗的彩虹,既然上天不讓這道彩虹永遠留在他的天空,他只有在心底里為這個帶給自己愛情的女人默默祝福。

    他暗暗發誓如果彭老板一伙敢對韓冰虹不軌,他豁出這條命也在所不惜。

    但韓冰虹不會讓她知道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,她深知鄭云天是真切地愛著自己,如果讓他知道了那些不堪為人道的事,自己在他心中形象就會變得卑賤低劣,可能連妓女都能不如,這是她不能容忍的。

    沒有人知道這個美滿家庭發生了這么大的變化,夫妻倆還是一如往常地上班,但他們之間的語言漸少,雖然鄭云天作過努力,但韓冰虹很冷淡,沒有再給他機會,時間一久鄭云天也慢慢放棄了最后的幻想,只是夜不歸家的日子越來越多,流漣于夜店買醉消愁。

    雖然這樣他沒有去碰其他女人,因為在他心里只有韓冰虹一個,對那些風月女子他根本提不起性趣。

    而韓冰虹把身心盡量投入工作,她不敢考慮離婚,至少現在還不想,因為世人的眼光中,一個離婚的家庭是畸形的,不管是什么原因,不管是男方女方,背后都會受閑人的非言非語,作為女人這方面更甚。

    而像她這樣一個高級干部家庭,出現這樣的事就等于告訴外人,這個家出現了大問題。

    這對她的工作是不利的。

    通海國投案已進入后期審理階段,要處理的事越來越多,由于韓冰虹的路子走得對,合議庭成員的配合,各方面的進展還很順利,一切已進入軌道,完滿結案只是時間的問題。

    韓冰虹對案子反而不是很擔心了,而最令她不安的是賴文昌一伙人,不知以后有什么事發生,但有一點她是很清楚的,事情不會就這樣結束。

    自從那晚被施用淫藥后她的身體出現了很大的變化,變得很容易煩躁騷動,欲望比以前旺盛,身體的敏感度大大提高,稍受剌激便性趣盎然,下體經常不自覺地滲出yín水。

    她甚至不得不像來月經一樣頻繁地更換衛生巾。

    rǔ頭更是可怕,不覺意的輕輕碰到都令她情難自禁,有一次在單位的廁所里她實在忍不住了,把手伸入奶罩里揉捏自己的雙乳,重重地捏弄奶頭,直爽得她媚眼如絲,差點哼出來,事后羞紅了面,足足在廁所了多呆了十多分鐘才敢走出去。

    但她和鄭云天的性生活從那晚后就取消了,夫妻生活是她獲得性滿足的唯一途徑,如今鄭云天正是心情的低潮期,對得到妻子原諒已失去了幻想,連回家都越來越少了,就算回來也是夫妻分房而眠。

    煩躁的夜里,韓冰虹一個人在床只能靠自己的手指得到暫時的慰藉,但那和真槍實彈的肉博快感相差太遠了,對她被用過淫藥的身體更是杯水車薪,床上所有能利用的東西都被她糟塌得不成樣子了,最慘的是枕頭,經常被她夾在腿間絞磨,上面全是她的yín水跡。

    有時她甚至懷念起那晚在賴文昌家里被奸淫時的快意,那排山倒海般的高潮一浪高過一浪,火熱的guī頭頂中花心時的顫栗,腔道收縮電流襲過時的欲仙欲死,是那么的令人向往,這是上天賜予女人的啊!

    韓冰虹從來沒有過象現在那么渴求真正的交媾。

    但一想到那是一生的恥辱所在,不禁又為自己的想法感到無地自容。

    雖然對肉欲的渴求超過了任何時候,但韓冰虹的心智并沒迷失,在藥性過后她就為自己的失態痛心疾首,照片中的她淫蕩無恥,不堪入目。

    但她清楚這不是自己的本性,那是藥物的作用,她就是這樣不斷為自己開脫,在她純潔的心靈深處為自己辯護。

    但身體的變化是不爭的事實,每次都是欲望戰勝了理性,韓冰虹只有在一次次的自慰后深深悔垢,沉溺在肉欲的泥潭中不能自拔,在欲望和理智間的鴻溝掙扎著,煎熬著。

    賴文昌在10多天后給她寄了一些照片,是上次淫亂時拍的,讓她當晚8點到別墅一趟。

    一個人的身體可以屈服,但只要她的心不屈服,她就是勝利者。

    賴文昌當然通曉其中的道理,淫藥只能一時迷失她的本性,他知道韓冰虹畢竟是受過高等教育,有著十多年辦案經驗的大法官,社會閱歷豐富,心理素質過硬,要讓她屈服不是一件能輕易辦到的事情。

    作為一名有著高學歷的知識女性,在男權社會中取得成就的女人,其心理承受能力,環境適應能力都是普通女性不能比的,在幾十年人生中建立的價值觀世界觀不會因為一兩次挫折就改變,經歷過風浪的人思想是成熟的堅毅的,她能在受到挫折的時候頑強地活下去,不屈不撓,對一些女人,磨難反而是鍛造她成材的爐火。

    要徹底地打垮這種女人,就必須對她持續進行肉體和精神雙重改造,激發她潛在的奴性,將她的自救心理一點點摧毀,斷絕她的最后一線人生希望,這樣才能令她自甘淪落,跌入萬劫不復的精神地獄永不超脫。

    為此,賴文昌為女法官度身制訂了全套改造計劃。

    面對那些不堪入目的照片,韓冰虹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她那樣言辭嚴厲地斥責丈夫,但當自己面對同樣的問題時卻不見得決斷,這也許就是人性的弱點吧。

    韓冰虹思前想后,目前這種形勢下只有暫時屈從,因為她即將迎來事業上的第一個高峰,在這個時候是不允許任何有損名聲的事出現的。

    她知道眼前只有一條路,要生存下去只有靠自己,鄭云天已是翁中之鱉,他的命運已掌握在別人手中。

    雖然不知道這次又會是什么樣的凌辱,但韓冰虹好像不再害怕,在前往‘水韻庭院’的路上,她的心里反而有一種期待的感覺,那種感覺好奇怪,她也說不出在期待什么,或者是她的自尊心作詭,不愿承認自己期待什么吧!

    出租車在夜色中穿行,韓冰虹望著車窗處的黑影倒退,想到將要發生的事,心如鹿撞。

    豐滿的大腿不自覺地夾緊,輕輕絞動著。

    ...地面上空氣變得濕熱沉悶,天空中烏云翻滾,狂風不停地吹著路邊的樹木,一場暴風雨正在醞釀。

    車子到達別墅時,豆大的雨點開始辟啪地打下來。

    韓冰虹心里突然產生一種莫名的很奇怪的感覺,彷佛要去迎接人生中最凌厲的一場狂風驟雨。

    眼前這座堂煌的別墅在她眼中變成一座魔窟。

    還是上次的地方,男人們在黑暗中等著她。

    不同的時這次窗處狂風大作,雨點急促地打著玻璃窗。

    屋內的吊燈不停晃來晃去,墻上掛著的刑具讓人感受到恐怖。

    不知為什么,韓冰虹變得出奇鎮定,也許是因為知道結果不外如是,心里反倒覺得坦然。

    人只要沖破心魔的牢籠,所有的物象不再可怕。

    人民法官像一名斗士站在光明中,凝視著黑暗中的狼群。

    突然,一道閃電裂破夜空,電光把整個房間映得慘白,韓冰虹在這一訊間看清了對面的每張面孔。

    ‘你們到底是什么人..。’

    女法官沉聲發問。

    ‘你...真的想知道?’

    ‘所有的事情總有個因果,我就算死也有權知道自己犯的是什么罪!’

    ‘這個問題問得好!但現在不是回答的時候,有一天你會知道的!’

    ‘不要以為可以控制我,也不要以為能為所欲為,我韓冰虹一個人微不足道,只要問心無愧,天下間沒有解不開的結。有膽量你現出真面目,我與你素未謀面,為什么要蓄意針對我?’

    ‘說得好,事情最終要有個了斷的時候,既然你想知,我就給你一個痛快!

    ’

    男人站起來。

    ‘跟著來..。’

    男人逕自走出房間。

    賴文昌走在最前面,帶著眾人左兜右轉,好像是往別墅的后面走,外面的大風大雨還在下個不停。

    走了足有十分鐘,最后來到了地下的一處暗室。

    賴文昌在一隱蔽處按了一下機扣,一度偽裝得很好的小門打開,只有兩個人寬,里面的燈聞聲而亮。

    眾人魚貫而入,韓冰虹走在最后,她打量著這個地方,只見四面都是用厚重的巨石砌成,形成一條峽長通道。

    走了一會,開始變成向下的石級,拾級而下,足足走了三四分鐘,竟是到了地底下,也不知離地面有多深了。

    韓冰虹不知對方葫蘆里裝的什么藥,看那地下通道的架勢來頭不小,這伙人的確來歷不凡。

    外面的風雨聲漸漸聽不到了,雖然四下密封,但并沒有令人感到呼吸困難,看來這個地方建造時通氣設施做得很好。

    韓冰虹越走越覺得心虛,因為越往下走越陰森,地道里冷嗖嗖的風不時拂過后頸,讓人心驚膽戰。

    通道的盡頭是一度類似金庫的大門,只見賴文昌操作密碼,弄了好幾分鐘才將門打開了。

    厚重的金屬門被推開,一股陰風從里面猛地灌出來,令所有人不寒而栗,藉著慘淡搖曳的燭影,可以看得出里面竟是一個墓室。

    賴文昌開燈后,諾大的墓穴就像一個地下宮殿,弧形的天頂就如蒼穹,上面的燈按北斗七星的形狀安裝,也許是意寓墓主有七星拱照。

    藉著昏暗的燈光,可見墓室正中是一個漢白玉精雕的墓臺,上面擺放著一副水晶玻璃棺槨,玉臺四周明燈常伴。

    韓冰虹一步步地走近那副棺材,里面躺著一個死人,沒有腐爛,顯然經過處理,身著純白圣潔的西裝,躺在紅色的緞綢上。

    韓冰虹縱然膽大,也不禁冷汗直冒,心兒砰砰地跳著,彷佛提到了嗓眼上,一只手捂在胸口,屏住了呼吸,望向死人的臉龐。

    ‘啊..。’

    女法官的心差點跳出來,內心中的疑團似在一剎那解開,所有的事情水落石出。

    ‘跪下!’

    身后突然響起男人的斷喝。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捕鱼破解版 燕赵福彩排列7综合走势图 天津11选5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新希望股票股吧 吉林十一选五规则 学生炒股用什么软件 双色球计算公式99% 辽宁35选7一等奖 私募基金配资模式 福建省体育彩票十一选五 龙虎计划软件免费版 rain急速赛车 15选5官方同步 股票指数指什么 河北11选5五预测 股票交易手续费计算器 今晚六彩开奖号码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