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哈羅小說網 > 美少婦的哀羞 > (六)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哈羅小說網] http://www.xhrwva.icu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當他們玩夠了,將小依放下后,她被直挺挺的吊著不停抽咽,站的地方都是剛才自己灑出來的尿,還有一些殘留的熱汁沿著腿根流下來。

    山狗的手臂從身后摟住她,親吻著她的耳鬢:“在那么多人面前灑尿很興奮吧!……你不是只愛你丈夫嗎?怎么會尿給這么多男人看呢?”

    “不要碰我……”小依啜泣的喊著。

    她對山狗產生更強烈的懼怕和恨意,被他黏濕的肌肉緊貼,皮膚感到極度的不適。

    “不要碰?哈哈……那可由不得你決定!好玩的都還沒開始呢!”山狗慢慢縮緊他強壯的手臂,把小依抱得喘不過氣來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放……開我……”

    可憐的小依雙臂被吊著承受身體的重量就已相當辛苦,還被他們百般折磨。山狗粗暴的把她柔軟的身子擁在身上大肆輕薄,小依感到呼吸愈來愈困難,視線慢慢模糊,窒息的痛苦也漸漸被暈眩取代。

    “我一定是要死了……”她腦中盤旋著這個念頭。這樣再過了幾秒鐘,小依已經完全失去知覺……

    但當她轉醒后,卻發現自己仍然被吊在屋子中央,山狗正用手指輕撫著她的臉頰。

    “醒來啦……你這個樣子真美……像你這樣的美人,應該由我這種強壯的男人疼你才對……”他無恥的說著。

    小依連睜開眼的氣力都沒了,仍倔強的轉開臉不讓山狗碰到。

    碰了釘子的山狗強忍怒火冷哼一聲:“看來你這賤貨是還沒爽夠。”他轉頭對阿宏和泉仔說:“把她的腿吊起來!要好好的再搞一搞。”

    阿宏和泉仔興沖沖的拿了兩捆麻繩過來,抓住小依纖細的腳踝用力捆綁,然后將繩子繞到兩邊柱子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小依忍不住痛苦的呻吟。

    張開的胯股灌入空氣,大腿根火辣辣的好像要撕裂似的。阿宏他們將兩條美腿拉到無法再張得更開時,才將繩子固定住。在她被綁的過程中,一群男人就蹲在前面欣賞她雙腿間火熱的濕縫。

    “嗚……”小依害臊的扭動。

    用這種辛苦的姿勢被捆吊,令她不得不用力挺直腰身,腳心和腳趾都弓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看得好清楚呢!放個鏡子在下面好了。”阿宏拿了一面大鏡放在地上,映照出美麗的秘境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小依用力的想縮回雙腿,但除了膝蓋可以微微彎曲外,其它部位根本動都動不了。

    “動吧!愈掙扎我就會愈興奮呢!”山狗愛撫著她大腿內側變態的笑著。

    “嗚……”小依放棄掙扎的垂下頭、咬著唇一直顫抖。

    “看!這小妞真的很正點呢!”袁爺伸手到腿根間的三角地帶玩弄柔軟的恥毛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要……”小依拼命的拉緊被張開的腿,挺翹的乳房也在跟著激烈地晃動。

    “不要這里,那么這里好不好?”袁爺的手指沿著濕滑的裂縫挖入yīn戶。

    “嗚……住手……求求你……”小依被吊成這樣已夠辛苦了,還要不停的扭腰抵抗男人手指的侵犯。

    “干!yín水都滴出來了,嘴巴還說不要!”袁爺一邊用手指挖著小依的嫩穴一邊說,濕答答的yīn戶被手指塞弄得滴下熱汁,灑在鏡子上。

    “嗚……住手……”小依無助的呻吟和哀求。

    而這時泉仔卻在小依的下方、前后都架設了V8,遠方也架設二臺攝影機,要從不同角度拍攝下她被淫虐的過程。袁爺淫笑著道:“把你被玩的樣子全錄下來,拿去賣應該可以賺一筆。”

    “不!……不要這樣……你們為什么要這樣對我……我可以滿足你們的……可是不要這樣……求求你們放過我……要我作什么都可以……可是不要……不要這樣折磨我……”小依又羞慚又懊悔的哭著哀求這群禽獸。

    山狗摟著她的腰,一雙大手在緊致的小腹上輕輕撫擦道:“要你做什么都可以嗎?我要你真心的愛上我。但在這之前,我要好好疼你,像你這么美的身體,應該由我這種強壯的人才能給你幸福。”

    山狗的大手在小依的小腹往上愛撫,粗糙的手掌又熱又濕,讓小依全身都浮起不舒服的雞皮疙瘩,但是她秉住呼吸輕輕顫抖的驚怕模樣,在山狗眼里卻是無比的可愛。

    山狗忍不住張開嘴一根根的含吮小依被捆綁在一起的十根蘭指,小依更覺得全身盜汗而胃正在翻騰,忍不住鼓足勇氣哀求:“不……不要這樣,我想吐。”

    山狗聽了惱羞成怒,小依的話深深的扎傷他的自尊心,他冷笑一聲道:“你想吐?哼!我看你這騷貨是想要吧?讓我先來給你一點好的……”

    他摟緊小依,黏燙的舌頭像泥鰍般鉆舔她的內耳,同時用尖銳的指甲搔弄她光裸的臂膀內側。小依咬著唇全身都在顫抖:“啊……好……好癢……好奇怪的感覺……唔!不行……我不能叫出聲音……我要忍耐……千萬不要再往……那些地方……天啊!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但是山狗的手指偏偏愈往更敏感的部位移去,當尖銳的指甲搔到展直的腋下時,小依再也無法忍耐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嗯!……”動人的胴體不停扭動激烈哀喘。

    山狗逮到她的要害豈有放過的道理,十根指甲拼命的括搔她的腋窩和胸側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哼……不要……好癢……嗚!……”小依激動的喘著氣哀求山狗。

    山狗暫停手指的動作,輕舔著小依的耳朵問道:“好老婆!那你到底愛不愛我?”

    小依只知道山狗的手指只要再進行下去,她一定會瘋掉,被綁成這種全身肌膚繃緊的狀況下,每一個刺激都是直接傳達到神經最末稍,她快哭泣的乞求著山狗:“我……我愛你……你不要再折磨我了……”

    山狗從這倔強美人的小嘴中聽到“我愛你”三個字,心頭更加興奮,他濃濁的喘著氣,小依美麗的臉龐被他一嘴臭氣吹得相當難受。

    “好老婆……你愛我……我……我要讓你更爽!”說完竟更激烈的吻舔小依的耳洞,停下來的手指繼續往腋窩深處搔括,一陣痙攣襲進小依的腦門。

    “啊!不……不行……”無法負荷的搔癢令她被吊起來的裸體在空中掙扎。

    山狗變態的喘著氣,看著小依美麗的胴體已香汗淋漓,她幾乎死去的扭動,在男人眼里變成煽情的勾引,山狗不停的在小依耳邊說:“我的寶貝……很舒服吧?……扭大力一點……我喜歡看你掙扎的樣子……好美……”

    小依被欺負得瀕臨崩潰,神智也開始模糊,漸漸的山狗的手指離開了敏感的腋窩,搔往小依豐滿挺立的乳房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嗯……”過度的痛苦麻痹后竟產生奇妙的酥麻,山狗長長的指甲從乳房周圍向爬山一樣一圈一圈的搔往危顫的乳尖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小依輕閉著雙眸,朱唇微啟的用力喘息,當山狗的指甲一圈圈劃著淡淡的乳暈時,雪白的乳肉在激顫的起伏、被細線纏起來的rǔ頭強烈的期待被捏揉。

    “想不想被捏rǔ頭啊?”山狗一邊挑逗著小依乳暈帶一邊問她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小依俏臉暈紅的輕哼一聲。

    “想還是不想?不說的話,我就一直這樣弄!”

    山狗一直在她敏感的rǔ頭周圍搔癢,小依已經強烈的希望rǔ頭馬上被刺激,在情欲的挑逗下乳室里漲滿了奶水,使得乳房形狀更飽滿。

    “請你……捏……人家rǔ頭。”小依害臊的輕聲乞求。

    山狗聽了亢奮不已,兩根手指捏住紅嫩的rǔ頭輕輕扭轉。

    “哼嗯……”柔軟的rǔ頭在男人指腹間快速的立起,小依顫抖的羞喘,連腰身都彎成迷人的弧度。

    “舒服嗎?還希望被怎么弄?”山狗捏揉著小依的乳尖問道。

    她被捆吊起來的手腳已經用力的握緊和彎曲。

    “奶……好漲……幫人家吸出來。”小依說著,臉已紅到脖子,看起來相當嬌羞可愛。

    “好……我幫你吸……”

    山狗聽小依親口求他幫她吸奶,興奮的渾身肌肉顫動。手指笨拙的去拉掉一邊rǔ頭上纏綁的綿線,但是猴急的動作卻使得嬌嫩的rǔ頭被粗魯的扯了好幾下綿線才松脫,rǔ頭受到刺激的小依無法抑制的嬌吟,山狗用二指指節夾著站立的rǔ頭、整只手掌蓋在柔軟的乳房上輕輕揉著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好難受……”小依有點辛苦的喘著氣。

    “你喜歡被怎么擠奶呢?粗暴還是溫柔?”山狗問完她后,就用舌面磨擦她的rǔ頭等她回答。

    “溫……柔一點……”小依已經被他挑逗得上氣不接下氣。

    “好吧!那我就不客氣了。”山狗的巨掌輕輕的圍握住飽滿的乳峰,然后順著光滑的乳肉慢慢的往乳尖壓送。

    “嚶嗯……”小依仰起臉嬌吟一聲,雙腿用力微彎,幾柱白色的奶汁從rǔ頭尖端迸射出來,山狗張大嘴接著吃。

    “舒服嗎?”山狗舔著嘴邊的奶汁問小依,小依羞紅臉喘著氣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還要嗎?”山狗抬起她的下巴問道。

    小依輕輕閉著眼,顫聲的說:“還……很多……再幫我……擠……”她一顆心也興奮的怦怦跳,山狗比第一次稍用力的擠她的乳房。

    “嗯哼……”小依呻吟的比前次更激烈,溫燙的奶汁噴灑到他的口中、還有不少灑到地上。

    “用吸的……”小依期望山狗用力的吸吮她發麻的rǔ頭。

    山狗一口含住那被奶水溫潤過的乳尖,“啾啾……”用力吸吮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小依暢快的輕喊起來,被奶水漲痛的乳房,產生又酥又麻的舒服快感,但是奶水還不斷的涌滿整粒乳室,吸都吸不完。

    “另一邊……也想要……”小依喘著氣哀求山狗。

    山狗興奮的啜著香甜的乳水,小依閉上眼咿咿嗯嗯的呻吟,阿宏此時卻拿了一把鐵夾子蹲在下面。

    “用夾子夾她的yīn唇應該會更興奮吧!嘿嘿……”他壓開一根利夾,在小依赤裸的雙腿間晃動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可以……”小依急得又掙扎起來。

    此刻山狗卻更用力的吸吮rǔ頭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小依又是一陣酥軟。

    阿宏趁機扒住她的腿根,夾嘴殘忍的往嬌嫩敏感的小yīn唇咬合。

    “嗚……”小依痛得連腳心都快抽筋。夾子緊緊的咬住嫩紅的花瓣,鐵制的質料有點份量,將柔軟的肉片稍稍拉長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要這樣。”小依哭腫的大眼激動的望著阿宏,但是阿宏一點也不受感動。

    “一個不夠!要多夾幾個。”,他再壓開一個夾子,夾嘴伸到yīn唇的上下方慢慢的合緊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嗚……”小依還來不及哀求,小yīn唇又是痙攣的劇痛,淚珠大顆大顆的滾下來,白皙緊繃的大腿根間布滿汗粒。

    “不要掙扎,愈掙扎會愈痛哦!”阿宏對著不停在抽咽的小依說。

    “不要了……求求你……”小依像被嚴厲處罰的小女生一樣哭求著。

    但是阿宏仍舊一個一個的把夾子夾上嬌嫩的私處,肉縫兩側一共被夾了六根夾子,充血的yīn唇被夾子拉成薄薄的肉片。夾嘴并不是咬到肉后就停止咬合,而是仍不停的夾緊,被夾住的部位痛到產生發麻的感覺。

    “舒服吧?”山狗抬高小依的下巴問道。

    “嗚……”小依控制不住的抽咽、顫抖,她已經全身軟綿綿的完全出不了氣力,任由繩子腳銬吊著她汗淋淋的胴體。

    “這夾子后面還有繩子哦!”阿宏嘿嘿的笑道。

    咬著唇肉的夾子在尾端都系著一條小指般粗細的麻繩,阿宏將六條麻繩的繩頭纏在一起綁了一個繩球,然后往上拉到小依面前。

    “嗚……”唇肉被夾子牽扯產生更劇烈的疼痛,小依痛苦的蹙緊眉頭咬住下唇、身體沒有規律的在抽搐。

    “來!張開嘴!自己好好咬著。如果敢松開的話我就把這些繩子吊在屋頂,讓你美麗的小yīn唇扯出血來。”

    小依顫抖的搖著頭,噙著淚乞憐的看著阿宏,但阿宏仍殘忍的把繩球送到她嘴邊,小依百般無助的閉上眼,痛苦把嘴張開。

    “嗚……”才一張嘴,阿宏就把粗糙的繩球塞進來,火辣的yīn唇被夾嘴扯咬得疼痛不已。yīn戶里濕紅的黏膜,隨著唇肉被扯緊而翻出外面。

    “咬住!”阿宏抓著繩子命令她。

    小依屈從的咬緊繩球,yīn唇又被往上扯緊幾分。

    “嗚……”小依滾著淚發出悲鳴,腳趾頭忍不住用力的彎曲起來。

    “很好!看,yīn戶翻的好開!真漂亮。”男人們看著映照在鏡子上像血一樣紅的女性生殖器,興奮的討論著。

    袁爺蹲下去用強力手電筒照射,yīn戶內粉紅濡濕的黏膜輕輕的在蠕動、yīn道和尿道都擴張開來,被夾子扯住的yīn唇變成薄薄的肉膜,強光透過后,還看得到里面微細的血管,疼痛和羞恥使的小依激動的一直顫抖。

    “把那個東西拿來試試她的sāo穴!”袁爺對著泉仔說。

    泉仔淫笑著道:“我正準備去拿。”說完就跑到后面去。

    不一會兒,他拿著一根大毛筆出來,整枝筆足有半個人的身長,筆頭直徑也超過十數公分。

    “用這個裝在她的雙腿中間,整遍股溝都可以撫得到!一定會很爽!嘿嘿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他們不懷好意的瞧著美麗可憐的小依,小依害怕得直落淚,她想哀求這些人饒了她,但是繩球塞在嘴中說不出話,又不敢吐出來,只能發出唔唔的聲音。

    阿宏和麥可捧著小依的屁股將她略為抬高,泉仔將毛筆筆直的安置在地上設好的圓洞內,然后小依被慢慢的放下來。

    “嗚……”不知沾了什么濕滑液體的筆毛觸及敏感的yīn戶,小依不顧yīn唇扯咬的疼痛,一直扭動屁股想要閃躲。

    “對準放下去!筆頭要剛好插到ròu洞里面才爽。”袁爺在一旁指揮著。阿宏和麥可一手抓著她的乳房、一手扒開她的臀丘,讓無法再掙動的屁股對準毛筆頭放下去。

    “嗚……嗚……”放開后,小依像條掙扎的美人魚般激烈的扭顫。豐潤柔軟的筆尖一半插入她火熱的yīn戶內,露在外的筆毛撫著光滑的臀溝、一撮還鉆入菊花蕊內。

    “真過癮!我快受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!扭得真好看。”

    男人們掏出jī巴,看著小依美麗胴體的扭動在自慰。小依全身香汁淋漓,咬著繩球的小嘴吸不住津汁,唾液一縷一縷的垂落在胸前。

    阿宏光溜溜的身體從背后黏近她,雙手扶著她扭動的腰肢,一張肥臉貼在光滑的玉背上粗重的喘息:“真好……真好……這女人……真是尤物……”

    “嗚……”小依哭著直想掙脫阿宏的摟抱,但是動的愈利害、股縫私處就被軟毛撫得愈難受,而且根本躲不掉阿宏的蹂躪,他開始吻她美麗裸背上微堿的香汗。

    “嗚……”她更痛苦的悲鳴。

    那可惡的阿宏在此時還舔她的尾骨,根本負荷不了的麻癢使她直翻白眼、仰著臉激烈的喘氣……

    這樣又被玩弄了些許時候,山狗才對宏仔說:“好了!讓她休息一下吧。”宏仔興奮未退的放開小依,泉仔和王叔兩人將小依往上拉起,讓毛筆離開濕腫的肉縫,山狗從小依口中慢慢拉出被她含得濕潤的繩球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嗯……”小依的身體上氣不接下氣的起伏。

    其實火燙的yīn戶里還好癢,但殘忍的是兩條腿被這樣直直的拉開,連想稍微合攏一下、藉腿根磨擦來稍解都無法辦到。

    山狗抬起小依的下巴,強迫她看著,道:“你是不是很淫賤?想讓我在你丈夫面前玩你的xiāo穴?”

    小依僅存一絲的氣力的從嘴中迸出一句:“亂……亂講……”

    山狗冷哼一聲,另一手粗暴的挖入她的私處,再將手掌伸到她眼前,小依羞得想將頭轉開。但山狗緊緊的捏住她的臉頰,強迫她睜開眼睛,只見兩根粗大的手指都是黏滑的液體。山狗淫笑著道:“不想嗎?那為什么你的ròu洞都是這種黏黏的肉汁呢?”

    小依羞顫的反駁:“那是你們……強迫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山狗冷笑幾聲,彎下身再撿起一捆麻繩,然后走到她身后,在她誘人的胸前拉緊繩子,用粗糙的繩身輕輕壓著乳尖的櫻桃磨擦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小依敏感的顫抖起來,粗麻繩磨擦rǔ頭嫩皮的感覺又刺又癢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要……”她閉上眼輕喊著。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這么敏感還敢說你有多貞潔!看我怎么把你綁成淫蕩的樣子。”山狗變態的笑著,繩子一圈圈的在小依柔軟的身體上纏捆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小依被繩索勒的喘不過氣,乳房上下方都被粗繩絞入,一雙原本就很豐挺的乳房,在繩索淫穢的雕捆下更形繃滿,仿佛輕輕一壓,乳汁就會從紅嫩的rǔ頭噴出來。

    “舒服嗎?看你自己這種騷樣!”山狗緊靠在她背后、手伸到前面去捏捻變硬的rǔ頭。

    “嗚……”小依羞得一直發抖。

    袁爺和麥可此時松開玉彬脖子上的繩圈,從頭到尾看著妻子被他們糟蹋的玉彬已經虛弱沙啞的快叫不出聲來,但是心疼、羞辱和氣憤使他拼命的嘶吼:

    “放開她……你們這些豬……我……我不會放過你們……”

    小依被山狗等人殘忍的玩弄著,當聽到玉彬的聲音時,忍不住淚珠一直滾下來。但是這對可憐的小夫妻卻步入更淫虐的地獄,山狗的兩個黑人朋友像扒雞毛一樣抓著玉彬細瘦的頸子,兩三下把他脫的赤裸精光,然后硬把他按倒在地上變成狗趴的姿勢。

    “你們想做什么?住手!”玉彬掙扎的怒吼抵抗。

    但是在兩個黑人強壯的手臂下,玉彬像一條可悲的白老鼠。一個黑人捏住玉彬的雙頰,迫他張開嘴,接著拿起剛脫下的臭內褲塞進他的口中,用膠帶封起他的嘴巴。

    “唔!唔!”玉彬漲紅著臉,瘋了似的想吐掉口中污穢的內褲。

    小依活生生看著丈夫受到污辱,心中既愧歉又著急,但也只能不停的啜泣。

    一個黑人用一條從屋頂垂下的繩索,在玉彬細瘦的腰上捆了兩圈,并在背上打了牢牢的結,然后將繩索往上拉起。

    玉彬痛苦的悶哼一聲,慘白而細瘦的身體從腰部被稍稍的吊起一點點,但手肘、膝蓋還可以碰到地面。玉彬的手腳細瘦的可憐,胸部也都是一根根清析可見的排骨,黑人興奮的看著眼前蒼白赤裸的肉體,黑炭般的大手開始去撫摸他的肌膚。

    “嗚……”玉彬羞憤的發出悶吼,用盡力氣想反抗。

    黑人把他的雙手扭到背后捆起來,綁好玉彬后,黑人繞到他身后,兩只大手抓住他的臀丘用力分開。

    “唔!……”玉彬羞憤攻心,腦袋一陣暈眩,一顆黑褐色的肛門口清清楚楚的完全出現在股溝上。黑人興奮的舔舔嘴,兩片肥唇嘴竟湊上玉彬的股溝,濕濕軟軟的舌頭舔起肛門來。

    “唔!唔!”玉彬感到一陣強烈的暈眩,說不出來令人厭惡的麻癢從肛門傳來。另一個黑人按住玉彬的頭,讓他的同伴盡情的埋臉在股溝中一口一口的舔,口水沿著會陰部流下來。

    山狗獰笑著抬高小依的臉道:“嘿!看看你心愛的男人,他很快樂耶!就像我玩你時你一樣的快樂哦!我看他當女人比較適合,你還是跟我比較幸福吧!”

    小依無法相信丈夫在她眼前被這樣對待,傷心得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在黑人靈巧的舌頭挑逗下,玉彬竟漸漸忍不住喘息起來。被同是男人挑逗,雖然心里厭惡到恨不得去死,但是身體的反應有時無法和心理同等。

    黑人拿出一大罐透明的潤滑液,開始涂抹在自己粗黑的ròu棒和蛇頭般兇狠發亮的guī頭上。然后也弄了一沱在玉彬光溜的股溝,再用手指涂抹在黑褐色的肛門口。

    玉彬心里頭開始浮現一股不祥的預感。另一個黑人遞了一個擠罐過來,里面也是裝滿了潤滑液,黑人取過來瓶嘴塞入玉彬的肛門,“滋…”一聲將大半灌潤油擠進他的肛腸內。

    玉彬活像只被綁起來拔完毛的家畜,一點反抗的力量也沒有,慘白瘦弱的身體痛苦的抽搐。

    把他的肛門弄滑后,紫黑的guī頭頂上肛門,玉彬的身體反射性的發出冷顫。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讓我們看看是你的屁眼好,還是你太太的xiāo穴好。”山狗邊說邊走到玉彬面前,淫笑著說:“剛才讓你欣賞你老婆發浪的騷樣兒,現在讓你老婆欣賞你被玩屁眼的誘人模樣。”

    玉彬雙眼發紅的要噴出火來,絕望而憤恨的悲鳴。山狗一把撕下貼在他嘴部的膠帶,拉出塞在他嘴里的內褲。玉彬嘴巴一旦能叫出聲,便急欲脫口,叫他們住手。

    但在他身后的黑人動作更快,肥腰一挺,整條粗黑的肉腸便沒入玉彬的肛門內。玉彬“哎啊!”慘叫一聲,全身冷汗直冒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剛想發出第二聲時,粗大的ròu棒已經開始抽送起來了。肛門像要裂開般的劇痛,讓玉彬張大嘴、手在地上亂抓。

    小依看著丈夫被黑人雞奸,顧不得嘴里的繩球掉出來的失聲哀求:

    “住手……你們不是要玩我嗎?我在這里!你們放開他……”

    但是激動的掙扎,使毛筆撫著她敏感的yīn戶和股縫,小依才叫沒幾聲,又痛苦的喘著氣。那令人害臊的地方被筆毛這樣刺激,強烈的麻癢使得腳心早都抽筋了!

    “喂!怎么不叫了?看你老公現在怎么樣了!”山狗抬起她的臉,強迫她看玉彬。

    玉彬正被二個黑人一前一后的插著嘴巴和肛門,瘦骨嶙峋的他,已經快暈過去了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你們住手……求求你……”小依辛苦的喘著氣哀求山狗。

    山狗嘿嘿笑道:“我看把這些繩子吊到屋頂好了,誰讓她又敢掉出來。”他拿起剛才從小依嘴里掉出來的繩球對泉仔說。

    泉仔拿了一條勾繩將繩球勾上,然后拿著繩子的另一頭爬上工作梯,將它安置在屋頂的滑輪上垂下來。

    “這樣舒不舒服?”山狗輕輕的拉動垂下來繩子。

    “嗚……”小依兩條美腿用力的想縮緊,yīn唇被咬扯得火辣辣、瞬時又痛又麻。

    “你丈夫在享受,你也在享受呢!嘿嘿……”山狗得意的玩弄著那條繩子。

    他只要輕輕一動,小依就會發出讓人銷魂的哀鳴,美麗的胴體也會產生劇烈的反應,完全滿足男人征服和駕馭的快感。

    “交給你玩玩吧!她要是敢不聽話就好好處罰!”山狗將繩子交給阿泉,然后走過去,拍了拍他那位正在強迫玉彬幫他口交的黑人朋友,示意他走開。

    玉彬痛苦的在地上爬行,而那個用ròu棒操入他肛門的黑人,像騎馬一樣半蹲著頂著他的屁股一路走。山狗扯起他頭發,強迫他抬高臉,然后手腳并用的脫下內褲,展示出他那根又黑又長的肉棍。

    “換吸我的。”他把guī頭頂在玉彬的唇邊。

    “唔!”玉彬死也不肯張開嘴。

    “你不肯是吧?讓你聽聽小依迷人的聲音。”山狗對著阿泉比個手勢,阿泉扯動手中的繩子,小依馬上發出痛苦的哀鳴。

    泉仔興奮的叫道:“老大!她又尿了耶。”

    山狗嘿嘿的笑道:“你還忍心聽她哀叫嗎?她已經痛到尿尿了!”

    玉彬在黑人的雞奸下,不忍心小依受到更多欺負,終于松開嘴巴,山狗硬把guī頭塞入他的口中,還喝令他:“用舌頭在里面舔。”

    玉彬羞恨的快暈過去,但是小依讓人心疼的悲鳴使他無力抵抗他們,只好真的在嘴中舔起山狗火燙的guī頭。瞬時間,山狗的yīn莖在玉彬的嘴中長了起來。

    山狗黑臉興奮得漲成紫紅色,淫笑著道:“是!是!就是這樣吸,等會我就用你吸大的jī巴來玩你老婆的xiāo穴。嘿嘿!很有成就感吧?我的jī巴在喂你那可愛的老婆時,我會提醒她是你幫我舔大的哦!”

    玉彬悲憤欲絕,但一點力量也使不出來,只能可悲的讓兩個黑鬼前后玩弄。最后,黑人在他的肛門內射出濃精,山狗也把濕亮的巨棒從他口中拔出來。玉彬兩腿開開,虛脫的倒在地上,松弛的括約肌中間流出白白黃黃的黏液,大約是jīng液和糞便的混合物在一起流了出來。

    山狗走回來,對著不斷在嬌泣的小依說:“你老公爽夠了,接下來又輪到你了!”

    小依悲恨的閉著眼睛激動地顫抖,王叔和泉仔此時卻拿了兩桶濃濃的乳漿出來,用毛刷沾上刷在小依美麗的腳掌上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你們要作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小依感到腳心搔癢難奈,但一掙扎起來,yīn唇又產生劇痛,而且那根撫著股縫的大毛筆也殘忍的在肆虐。

    “嗚……住手!”小依已經忍耐到全身汗黏黏的快要休克。

    他們仍然仔細的在她的腳趾縫間涂上濃濃的乳漿,她以為這已經是最難熬的痛苦了,但是更殘忍的卻還在后面。阿宏從后面拉出二條德國狼犬,這二條狗顯然久未進食,一聞到乳香馬上要往前撲,阿宏費了好大的勁才拉住它們。

    “現在讓狗來舔你的腳心,包管你很爽!”山狗對著害怕直發抖的小依說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求求你……不要……”又急又怕的小依,連想要怎么乞求都想不出來,只是一直掉著淚,激動的重覆著那句話。

    “多弄一點!它們很餓了。”山狗對王叔和泉仔說。

    小依兩只玉足都被白色的乳漿裹滿,阿宏松開狗的頸環,狗“嗚”的一聲撲上小依,抱著被淋上奶油的美麗腳ㄚ狂吞猛舔。這二條畜牲的牙齒已經被磨平,吃東西只能用舔的,加上又被餓了幾天,因此一聞到奶油香味自然撲上去猛舔。

    “嗚……不……不行……啊……”可憐的小依敏感的腳心癢得全身冷顫,腳踝又被拉得緊緊的,連閃躲都辦不到,加上股縫間的軟毛撫弄、yīn唇被夾子咬扯的痛苦,使她沉淪在最痛苦的淫獄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停下來……”美麗的胴體已經向后仰,腰身出現激烈的弧線。

    “很舒服吧?特別為你準備的服務呢!”

    山狗和一群男人興奮得連吞口水都忘了,兩眼血絲直盯著小依辛苦扭顫的美麗肉體。舌頭是野獸最常運用進食的器官,因此一般野獸的舌頭比人更靈活,加上它們的舌頭體溫比人類高,因此當這些肌餓的狗兒快速的舔在敏感的腳心和趾縫時,小依已經快要神經錯亂了。

    “住……住手……嗚……停下……來……求求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小依甩亂了長發不停的哀求,身體曲線卻越來越撩人,全身用力抵抗麻癢和疼痛的狀況下,使的乳房和腰身的線條更緊致,兩條修長的腿也顧不得一切的彎扭,汗汁裹滿她美麗的肌膚。

    “嗚……”小依到后來已經快要痙攣了。

    王叔卻又提了一桶稠稠的液體出來,他嘻嘻的笑著道:“這一桶會讓你更興奮。”

    原來是一桶更黏稠還有乳酪顆粒的奶脂,阿宏和山狗先拉走那二條狼狗,王叔緩緩的在小依二只腳上都倒下乳脂,黏稠的乳脂黏滿腳掌和趾縫每一吋肌膚。阿宏和山狗再度放開狼犬,這又黏稠又有顆粒的乳脂,顯然的強烈得刺激了狗兒更大的食欲,它門瘋狂的用舌頭沒頭沒腦的吞舔。這一次的乳脂相當黏膩,要舔起并不容易,大狼狗的舌面有較大顆粒的舌蕾,它們賣力的舔在小依柔軟的腳心上。

    “嗚……不行……救命……啊……”小依整個人懸空吊著激烈的扭動身體,她已經快把嘴唇咬出血來,從腳心到小腿肚都在扭屈抽筋。

    “把她的嘴塞起來!免得咬傷自己。”袁爺對著山狗說。

    山狗捏住小依的顎骨,隨便撿了地上男人脫下的襪子和內褲塞進她的嘴里,然后再用繩子綁住她嘴巴。

    “嗚……”

    小依連喊都喊不出來,身體不禁掙扎的更激烈,雙手緊緊的握住繩索,白嫩嫩的乳房上下晃動。被毛筆糾纏的yīn戶和股縫愈來愈麻,連被夾子咬扯的yīn唇也開始有快感,硬生生的要強逼她的身體達到高潮。

    袁爺又拉出了一條狼犬,阿宏挖起一團奶脂,一手摟住小依掙扎的腰身,一手將奶脂抹在她柔軟甜美的乳房上。

    “嗚……”小依不停的扭顫。

    袁爺將手中的狼犬一松開,巨大狼犬馬上撲向小依赤裸的身體,用兩只前腳緊緊的錮住纖細的腰肢,狗嘴埋進奶香的乳肉中用力舔上面的奶脂。

    “嗚!……嗚!……”

    小依拼命的掙動,但身體被牢牢的吊在空中展開,根本躲不過三條狗舌的侵犯,富彈性的乳團在狗兒有力的舌頭舔舐之下不停變型。

    狗舌頭上的舌蕾粗暴的磨擦立起的rǔ頭,小依被強烈的煎熬和快感折磨得幾乎休克。阿宏索性將奶脂淋在小依的酥胸上,狼犬更用力的向前抱住她的身體用力舔。狗兒滾燙的腹身緊貼她胯下和腹部上下磨蹭,因不斷磨擦而勃起的yīn莖在上上下下的動作中碰觸到小依火燙的濕縫,雖然只在入口處進出,但這種刺激已讓yīn戶產生快感。

    “嗚……”

    小依無法思考是否應該有這種感覺,只知道肉縫像火燒一樣又麻又癢。深入yīn道內的筆毛只會讓黏膜更充血,需要有又硬又粗的東西塞進去,那狼犬愈舔愈兇猛,乳房被舔得像波浪般上下起伏變形,狗的口水流遍她身體。

    在場的男人看得眼睛都噴出火焰,只覺得那兩粒乳房似乎愈舔愈有彈性,rǔ頭顏色也更嬌艷。

    “嗚……”突然見小依身體激烈的抽動,奶水竟被狗舌舔出來。

    在場男人都被這極度淫亂的一幕震撼得張大嘴巴,每個人的胯下都挺得又漲又硬。

    “再來一條好了!”泉仔又再拉出一條狼狗。宏仔將裝置在小依雙腿中間的毛筆移走,將干凈的奶脂涂滿她的大腿根、股溝和秘縫周圍,狼狗從后面舔起她下體的奶脂。

    “嗚……”小依的腰臀激烈的扭動,狗冰涼的鼻子碰觸她敏感的肛門和的唇肉,濕燙的舌頭伸入yīn戶內舔吃堿腥的黏汁。

    “嗚……”小依的身體已經彎成激烈的弧度。狗舌比人舌更靈活也更長,而且像條燒燙的軟鐵棒一直鉆入yīn道內,小依的背脊流下一道道的汗汁。

    “放她下來,讓狗兒舔個夠吧!”山狗對阿宏和泉仔說。

    于是他們解下小依將她放在地上,再將她的手腕分別和腳踝捆在一起,一邊的手腿高高吊起,直到肉縫和肛門都完全暴露出來才固住,然后在她身上淋滿奶脂。四條狗兒開始在她美麗的胴體上狂舔,連鼻頭都快埋入yīn戶里面。

    “嗚!……”小依被捆綁在地上激烈的蠕動,手腿都被拉開綁住,使她只能任由這幾只野獸侵犯。

    “來了!這小妞快丟了的樣子!動的好利害哦!”

    “嗚!……唔!……”小依的身體用力繃緊,高潮使得她連腳趾都握起來。

    狗一直舔到她高潮結束,尿又泊泊的流下來,山狗和泉仔才將四條狗拉開。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捕鱼破解版 牛360配资 内蒙古十一选五前三组走势 体彩排列三走势图 成都股票配资公司 快乐双彩网走势图表图 通用bbin下载app 江苏快3历史开奖 股票微信群 上海时时乐五行走势图 时时彩分析软件app 北京快3开奖结果下载版 一定牛河北快三走势图 信托理财平台 重庆快乐十分20码走势图 股票代码8开头的是 甘肃快三号码遗漏查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