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哈羅小說網 > 美少婦的哀羞 > (七)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哈羅小說網] http://www.xhrwva.icu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被殘忍玩弄后強迫達到高潮的小依,全身再也沒有多余的力氣,在一條腿被高高吊起的不堪姿勢下暈了過去,任由熱熱的尿液從腿根間一直涌出來……

    當她逐漸有知覺時,發現自己是伏在一個濕濕黏黏、蒸著汗臭和熱氣的男人身體上,還有兩張粗糙的大手在她的背部和臀腿游走,男人厚實的胸膛亢奮的在起伏,強壯的心跳振動她柔軟的乳房。

    “這不是玉彬的身體……”她的思緒慢慢在蘇醒,但這男人粗重的喘息和肌肉的觸感有點熟悉……

    “莫非是?……”小依一下子醒來一大半,掙扎的要爬起來:“不要……放開我……”

    果然映入眼中的是山狗丑陋的臉,他全身赤裸,只穿著一條三角內褲,無恥的摟著小依雪白無暇的胴體躺在臨時鋪好的床鋪上。

    “少廢話!讓老子好好的爽一炮。后面還有人等著呢!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要……”小依雙手用盡全力的推他強壯的胸膛,想讓自己的乳房離開山狗濕燙惡心的肉體。但是山狗二條鐵臂稍一用力的擁緊,小依就又被迫和他緊貼在一起蠕動。

    “這小妞的身體真是柔軟又光滑!光抱著她我都快受不了了。”山狗享受的對著一旁垂涎的男人們炫耀。

    “放我走……人家不想……”小依握起玉拳拼命的打在山狗的臉上。

    山狗有點惱怒的罵道:“臭婊子!看老子等會不把你插的哭天喊地!”

    “幫她打一針吧!”山狗抱緊小依,轉頭對阿宏說。

    阿宏手里拿一支針筒繞到后面。

    “乖乖的!打完針后再做會很舒服的哦!”山狗口臭的嘴湊近小依說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你們要干嘛?我不要打針!”小依害怕得直哭喊。但是屁股肉最多的地方感到一陣冰涼,濃厚的酒精味傳來,宏仔正用酒精綿幫她消毒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小依還想掙扎,但是山狗兩條粗腿纏住她的雙腿、手臂用力擁緊她的腰脊,小依只能吃力的蠕動而無法抵抗。

    “嗚……”一陣刺痛慢慢深入臀丘的皮下組織,小依已經逃不掉了!

    打完針后山狗不再那么用力的摟住她,小依掙扎的從他身上爬起來,驚惶的夾著一雙美腿想爬離這群男人的包圍。但是這些人早已知道她根本逃不了,于是嘻嘻哈哈的圍近她。

    “不!別過來……”小依坐在地上、用腿蹬著身子往后爬,那兩粒誘人的乳房在胸前驚慌的顫動。男人一步步縮小包圍,小依終于被他們逼到了墻角。

    “不要……你們……饒了我。”小依無助的哀求著,但是身體卻開始發熱、眼前的焦距慢慢無法集中。

    “來!過來這里!讓大ròu棒干你的xiāo穴。”一群男人半拉半摟的又將她扶回床鋪上丟著。山狗趴到她身上,將她兩條胳臂拉高到頭頂壓住,露出白皙性感的腋下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不……行……”小依微弱的呻吟,催情劑已開始發作,堅挺的嫩乳在上下起伏、呼吸也愈來愈急促。

    “不行嗎?我就是要!”山狗亢奮的喘息,看著她的臉,用舌頭磨擦站立的乳尖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rǔ頭受到刺激的小依無法抑制地嬌吟。

    “很舒服吧?把手舉好。”山狗命令式的對著小依說。

    小依芳心如鹿撞,順從的舉著手臂握住床欄。

    山狗見她百依百順、嬌媚含羞的模樣,胯下那條巨無霸早已快頂破底褲,當下兩張巨掌握著她柔軟的腰肢慢慢往上移動,滑溜順手的肌膚讓山狗粗糙的大手激動得一直發抖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哼……”小依強抑著興奮的情緒、閉著眼睛輕喘,曼妙的腰身隨著山狗手掌愛撫而彎成性感的弧度。

    “感覺怎么樣呢?”山狗一路撫到兩粒玉乳根部,手掌慢慢的縮緊握起柔軟顫動的乳峰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好……舒服……”小依閉著眼睛輕輕的吐露,雖知她是被注射藥劑才有這種反應,但是山狗還是相當興奮。

    “這樣好不好?”他趴在小依身上、烏黑的大手握緊小依白嫩如雪的乳房,伸出厚黑的大舌、輕輕的磨擦紅嫩的rǔ頭,長長立起的rǔ頭在他的舌面富彈性的滑動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小依舒服得兩條腿忍不住屈起來。受刺激的乳線又開始分泌出奶水,山狗開始大口大口的舔起乳峰上顫動的櫻桃。

    “哼嗯……舒服……”小依用力的抓住頭上的床欄,嬌軀興奮的顫抖起來。一直滲出的奶汁被山狗舔得飛濺,乳溝間早已濕成一片。

    “用力……吸……人家……rǔ頭。”小依暈著俏臉央求山狗幫她吸奶,山狗當然不客氣的一頭埋進柔軟芳香的乳肉中,熱嘴吮住整粒乳尖用力啜起來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小依酥麻的輕喊一聲,被奶水充脹得不舒服的乳室,一下子被吸走許多的感覺極為美妙。

    “腿張開!”山狗邊抓著她的乳房吸、一邊伸手去推開她兩邊大腿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小依配合地把腿張開成M字型。

    山狗伸手去摸她雙腿間的秘縫,小依的腳ㄚ忍不住在床上踮高,這時整片yīn戶早已熱呼呼的濕滑不堪。

    山狗興奮的把手伸出來讓大家看:“好利害!濕成這樣!這老二放進去一定很爽。”

    小依只顧著一直扭動身體呻吟,完全被媚藥所控制而忘了羞恥,山狗慢慢的把手指的第一節摳入滾熱的yīn道內。

    “嗯哼……”小依微仰起臉大聲的叫出來,兩條腿也自動的張更開。

    “里面好燙!好像溶漿一樣。”山狗訝異的對其他男人說。他把手指拔出,一道透明的黏汁也從yīn戶內被指尖牽出來,山狗興奮的抱住小依滾燙的胴體,一翻身變成小依俯臥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哼……”小依噴著熱氣不停嬌喘,原本一碰就會感到惡心的男體,現在卻恨不得能融化進去,兩只玉手也溫柔地撫著山狗厚實的胸膛,讓山狗亢奮的全身都在顫抖。

    “小依……你真好……”他用力的把小依擁在身上,享受溫黏而柔膩的肌膚在他身上蠕動的觸感。

    小依的胴體流滿汗汁,散發少婦性感的體香,山狗開始用他肥厚的嘴去探索那對柔軟雙唇,小依不但沒有閃躲,反而大方的將小嘴送上去,主動吻著山狗肥厚的嘴唇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你這淫蕩……的小美人。”

    山狗把大手放在小依的后腦勺,小依輕輕的咬著山狗的唇,從她微啟的小嘴內、滾燙的黏膜散發出芳香的氣息,山狗被那誘人的櫻唇挑逗得心頭狂跳,恨不得吃掉懷中這塊香軟的身體。

    他濃濁的喘著氣命令小依:“把舌頭給我。”

    小依順從的吐出濕淋淋的小嫩舌、舌尖在山狗兩片厚唇的隙縫間磨擦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啾……”山狗再也受不了,吸進香滑的舌瓣盡情的吸吮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整條舌頭仿佛要被山狗強大的吸力吞進肚里去,濃濃的津汁涌入山狗嘴里。雖然吻得極端粗暴,但小依卻喜歡上這種被殘虐對待的快感,她完全不抵抗和出力、把全部身體都交給山狗處置,任由他把肥舌塞入她嘴里糾舔每一寸齒床和香軟的黏膜,兩只大手不停在她的乳房和臀丘上抓撫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啾……唔……”屈服在山狗粗暴下的小依溫柔的像條小母貓,凌亂的發絲看起來更加性感。

    占據了這樣的美人,山狗簡直像沒碰過異性似的、毫無節制的需索小依的唇舌和津液。就在他把小依吸得呻吟嬌喘愈來愈激烈時,突然感到包裹在內褲下的肉根傳來陣陣溫暖的撫挲,他忍不住從鼻孔哼了一口氣,眼睛往下看,原來小依纖柔的玉手正在輕揉他雙腿間隆起的部位。

    “給……唔……給我……你的……嗯……雞雞……”小依喘著氣、眼波迷朦的乞求山狗。

    山狗雖然恨不得馬上將快爆裂的ròu棒送進那道緊緊的美麗裂縫內,但沒折磨到小依崩潰前他是不會罷休的。

    “想要嗎?”山狗一邊問,一邊仍依依不舍的吻著她滾燙的唇和臉頰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小依閉上眼,害羞的點頭。

    山狗興奮的說:“可是你那不爭氣的男人不太會含ròu棒,搞得我的ròu棒都不夠硬。小依想要的話,就用你可愛的小嘴幫我舔大,再插進你xiāo穴中好嗎?”

    山狗黑炭般的手指塞入她濕軟的小嘴,小依乖巧的吸舔味道酸堿的指頭,紅著俏臉默允了。

    “很好……只要乖乖聽話,我一定會滿足你的。”山狗說著從她嘴中抽出手指,小依低下頭主動輕吻他厚實的胸肌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山狗舒服得嘆了一口氣。她溫燙的雙唇沿著寬厚的胸膛往下吻,一直吻到暈黑的rǔ頭周圍。

    “用舌頭……”山狗已經爽到全身酥軟,仍不忘指導小依。

    小依害羞的吐出濕嫩的舌尖,輕輕的舔起來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很好……好舒服……喔……”山狗舒服的渾身肌肉都在發抖,呼吸變得愈來愈濃濁,兩條粗臂緊緊的摟住小依的腰身和屁股用力撫抓,小依此刻也被他摟得心兒狂跳。

    畢竟強壯的男人身體對成熟女人還是有征服性,這在玉彬瘦弱的身體上是體驗不到的,而且小依此刻被春藥藥效弄得意亂情迷。第一次對男人強壯軀體產生強烈渴望的她,用力把兩團柔軟的乳房和火燙的濕縫壓在山狗黏黏的肌肉上,粉紅舌尖愈舔愈靈巧,一心只想賣力的服侍山狗。

    山狗靠著催情劑的效力,終于讓這個美人完全柔媚的被他征服,他極度興奮的用力抓撫她飽滿有彈性的屁股,黏貼在他腹肌上的秘縫因擠壓而發出“啾……啾……”的濕響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唔……很好……”山狗粗重的喘著氣。

    受到獎勵后,小依更溫柔的吻著山狗的乳暈,用灼嫩的舌尖圍著黑硬的乳粒濡舔。

    “喔……”山狗用力的抱緊小依,只感到骨頭真的要酥了,沒想到小依的胴體如此溫香柔軟、她的唇舌又是這么靈巧嬌嫩,舔的他渾身精肉不停在顫動,寬厚的胸膛也在猛烈起伏。

    “看著我……一邊舔……抬起臉來。”他想看小依被他征服時的神情。

    山狗精壯的身體所緊緊傳來的興奮反應,讓小依也更激情起來。她的眼眸無辜中流露出誘人的嬌媚,粉紅的舌尖更是可愛,讓這種美人如此服侍,山狗體內的欲火已快爆炸開來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嗯……”他用力的揉撫她的嫩背和屁股。小依胸前兩團豐乳壓擠在山狗身上、強大的壓力讓她呼吸困難,舌頭舔起來也變得吃力,不過被強壯男人緊擁的滋味卻是甘甜的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她抬起臉來喘一口氣,一小撮閃亮的唾液從她的唇緣滴下來,剛好落在山狗硬立的rǔ頭上,小依又低下頭用舌面撥弄濡濕的乳粒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小依……你真好……”山狗亢奮得直痙攣,被黏燙口水溫潤過后再舔的感覺更加美妙。

    此時小依也不知不覺的前后蠕動起胯股,用火燙的濕縫磨擦著山狗結實的腹肌。

    “嗯嗯……哼哼……”她一邊挪動身子往下舔一邊呻吟起來。腿根間紅黏的唇片和濕縫從山狗的肚子上黏起透明的蜜汁,汗珠也從弓起的背脊上滑下來。

    “再往下……舔快一點、用力一點……”山狗抓著小依頭發,把她頭壓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小依已經舔到他的肚子,柔嫩的舌片激烈的撫舔汗腥的塊狀腹肌,山狗雙腿間的巨大ròu棒已高高的將內褲前面隆起,前端的guī頭和大半截yīn莖露出褲頭外、貼躺在肚臍下方的肚皮上。小依一直往下挪動屁股,腿根中間火燙的濕縫終于坐到燒鐵般的guī頭上。

    “哼嗯……”一道甘甜的電流從敏感的穴口鉆入,小依伏在山狗身上嬌喘,十根蘭指緊緊的掐入他結實的肌肉中,屁股也淫蕩的扭起來,試圖讓騷癢的穴肉磨擦山狗那半截燒棒來解饞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山狗更是亢奮得全身用力,guī頭被熔燙滑嫩的黏膜包裹著磨擦的感覺,令他恨不得整條肉柱現在就在xiāo穴內抽送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不……不行了……給我……給我……雞雞……”小依圓潤的屁股坐在guī頭上激烈地扭動,用她紅燙的臉頰輕輕磨擦著山狗胸肌。

    山狗強忍著沖動,他知道時機已經快成熟了,但還沒享受夠前戲前,他是不會輕易將ròu棒送進這讓許多男人垂涎的xiāo穴中。

    “還不行……我還沒……舒服夠。”山狗伸出中指,輕輕的沿著小依光滑的背脊中央撫摸下來,滿是濕熱汗水的脊背肌膚摸起來更是滑嫩細膩,觸感相當的好。

    小依仍不顧一切的扭著腰、讓腿根間火燙的私處和巨大的龜冠磨擦,而且張著小嘴大聲的呻吟。

    “看!你丈夫在看呢!”袁爺扯起她的頭發,讓她看見再度被綁起來塞住嘴的玉彬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要看……”她害羞的把臉轉開,屁股卻仍激烈的在山狗的肚子上蠕動。

    那guī頭底下的血管強壯地跳動著,一波波刺激充血的黏膜,紅紅的溪縫蜜汁已經流得不像話了,弄得山狗肚皮一片黏濕。

    “還不行,不能放進去!你這騷貨,繼續舔……別想偷懶!”山狗扯起小依的長發,神情痛苦而誘人的小依卻一點也不反抗。

    山狗喘著粗氣對小依說:“還……還沒舔夠,就想要我的ròu棒幫你通肉穴?你……想得倒美。”隨即坐起來,粗暴的抓住小依右腿腳踝,硬生生的將小依的屁股拉過來。

    小依乖順的抬起腿,重新跨坐在山狗身上,變成69的淫亂姿勢抱在一起。山狗面對著雪白豐滿的屁股和分開的股溝,腿根間的唇肉像花瓣一樣鮮嫩而有光澤,濕漉漉的yīn戶散發著腥堿熱氣。

    “真美……”山狗的手指壓住黏紅的唇瓣拉開裂縫,yīn戶里粉紅的嫩肉誘人的吐露出來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小依全身都在顫抖。

    山狗用另一手輕揉著yīn唇和充血的陰核。

    “嗚……”小依酥麻的呻吟著:“求……求你……再……再里面一點……”

    她一邊哀求、手指已經伸到山狗繃緊的底褲內,把他那根盤滿怒筋的巨大ròu棒掏出來上下輕搓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你這……小騷貨……真的那么想要……”山狗全身都在痙攣。

    小依的手又軟又溫柔,撫得他jī巴好不受用,整條巨棒立起足足有二十公分長,龜冠泛出紫紅光澤。山狗強忍著沖動,一雙大手分開眼前兩團臀丘,讓多汁肥美的xiāo穴完全展露出來,兩片厚唇對著粉紅的ròu洞緊緊的壓上去。

    “啊!……”小依連跨跪在山狗兩側的小腿都抬了起來。

    山狗感到鮮嫩柔滑的yīn唇在他的唇舌間滑動,忍不住將舌頭卷成一圈,伸入yīn戶里面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甜美的電流從yīn道黏膜下的神經急速擴散開來,黏燙的堿汁像決堤般的流進山狗嘴里。

    “嗚……不……不行了……哼……”小依努力的扭動起雪白動人的身體,眼前除了山狗的ròu棒外,一切都逐漸模糊。

    阿宏看那兩團誘人屁股抬得高高的在扭動,山狗正在吸肥美的嫩穴,可愛的菊花蕾也跟著縮動,忍不住就伸出手指去壓揉股溝上的括約肌。

    “哼!……”小依更激烈的叫出聲來。

    溫暖的室內加上火燙的激情,小依和山狗兩人濕亮的胴體上都裹滿熱熱的汗汁。阿宏看她兩個ròu洞同時被刺激而快要昏厥模樣兒,心中更是興奮,指尖開始輕輕的揉起柔軟的肛肌。

    淡紅的肛門在阿宏手指的揉壓之下,逐漸的充血變得更有彈性,下體所傳來的快感和刺激,是小依有生以來第一次嘗試到的,強烈的心跳讓她感到喉嚨哽著一團東西。

    “真……真好……好想快點……讓他們用ròu棒……送進我的xiāo穴中。”

    她淫蕩的盼望著不應該期待的事,為了取悅山狗,火燙的朱唇輕輕吻著巨大的棒身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山狗舒服地呻吟。

    “用心一點舔……”他撫著小依柔順的秀發命令著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小依激情的呼出灼燙的香氣,纖手握著guī頭溫柔的輕撫,舌尖沿著棒身上浮起的血管來回的舔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真爽……沒想到……你的技巧這么好……”山狗閉上眼,全身的肌肉都興奮得浮起來。

    小依含羞的用手指磨擦guī頭前端的馬眼,兩片軟唇輕吻龜冠背面的接合處,用舌尖去挑逗兩團龜冠間敏感的青筋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好……舒服……”山狗心臟亢奮得快麻痹了,其他男人也看得忘了吞口水。

    袁爺忍不住抓起玉彬的頭發,問道:“你老婆……真的很大膽……她都是這樣幫你做的嗎?”

    可憐的玉彬羞憤的閉起眼睛不愿再看下去,他從沒被小依如此服侍過。興奮的山狗喘著氣再吸住小依的秘縫,舌頭激烈的猛舔。“嗯……哼……”小依也用力地呻吟起來。

    山狗的肥舌像條濕滑的泥鰍在她火燙的yīn戶和股縫間狂亂鉆動,那種連腦髓都快要被吸出來的麻癢,使她連尿都快禁不住……

    山狗一邊舔著她黏腥的yīn戶,也進一步技巧的用黃黃的牙齒去磨擦充血的陰核。

    “嗚……”小依拱起背來激烈的顫抖,濕淋淋的舌片開始舔舐整粒guī頭。

    山狗雙手粗暴的掐住兩團白嫩的屁肉,“啾啾”的吸取涌出來的黏汁。

    已經全身酥麻的小依含著guī頭,辛苦的把巨大的ròu棒往嘴里送。山狗那根是黑人的尺吋,才吞進一半不到,guī頭前端就已頂到食道的黏膜,小嘴被塞的滿滿的一點空間也沒有,她呼吸困難,“嗯嗯”的從鼻孔噴出熱氣,津汁沿著yīn莖一直流下來。

    “舌頭要動……不要偷懶。”山狗抓著她的頭發強迫她的頭上下動起來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噗……”小依辛苦的吞吐粗大火燙的肉柱,嫩滑的舌片也賣力的撫舔。

    “自己動起來……不要像個死人似的……”山狗一邊摳著陰核一邊命令她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小依的屁股不停在扭動,濕燙的小嘴含著ròu棒前半截用力吸吮、同時纖手也握著另半截yīn莖套弄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山狗興奮地把整張臉埋進她濕滑滾燙的股縫內磨擦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嗯……”小依頓時感到天旋地轉,忘情的把舌尖塞入guī頭前端的馬眼內不停磨擦。

    此時后面的阿宏又從嘴中垂下一大沱帶著食物殘渣的唾液,滴在小依的肛門上,繼續用手指壓揉黏濕的菊花蕾。

    被唾液潤滑過的括約肌,按摩起來更有快感,阿宏有時還將指甲尖微微刺入緊縮的肛門內,讓小依更激烈的哀哼出來。從她嘴里泌出的津液已流滿山狗的下體,蜷濃的陰毛和丑陋的卵袋都濕漉漉的一片。

    就在阿宏專心的幫山狗奸淫小依時,突然也覺得繃滿在內褲中的ròu棒傳來一陣溫暖的撫觸,低頭一看,竟是小依另一只手正在撫摸他胯下鼓起的部位。阿宏興奮的差點站不穩,連忙從褲邊掏出火燙的jī巴讓小依握住。

    小依一邊吸吮套弄山狗的ròu棒,一邊幫阿宏手淫,美麗的胴體興奮得泛起暈紅。阿宏舒服地仰高臉發出呻吟,從背后看他結實的臀肌都繃緊起來。現在他總算知道山狗為何那么爽了,光是被小依纖手溫柔的握住ròu棒,身體就亢奮得幾乎要爆炸。

    阿宏嘗到甜頭之余,也開始更粗暴的蹂躪小依,一手用力的撫抓她被糟踏得凌亂的長發,一手用力的揉她的菊花蕾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嗯……”小依像暴雨中的花朵般激烈的顫抖扭動。阿宏看到她欲仙欲死的迷人模樣,更殘虐的用尖銳的指甲去捏她嬌嫩的肛蕊。

    “嗚……”小依痛苦中帶著甘甜的悲鳴,用力的吞吮山狗的ròu棒,小嘴發出“噗噗噗……”的聲音。

    這時泉仔、袁爺、王叔、麥可也都圍過來撫摸她嬌顫的胴體,伸手到她胸前去搓揉她的乳房。此刻每個男人都已脫得一絲不掛,雙腿間的ròu棒挺得老高,有些還在興奮的抖動。悶熱的空氣讓他們的汗水彼此交融,室內回蕩著小依吸含男人yáng具、男人撫舔她身體時所發出的淫靡聲響,還有彼此間滿足、歡愉和甜密疼痛時的呻吟。

    在春藥和奸淫的交相折磨下,小依的小嘴愈來愈用力的吸著山狗的ròu棒上下吞吐,也賣力的幫阿宏套弄。山狗已經亢奮到有點失常,他時而用牙齒咬扯起柔嫩肥美的花瓣,時而用手指插到小依的肉縫內將裂縫拉開,擠出里面紅腫的黏膜出來舔咬。

    小依“唔……唔……嗯……嗯……”的發出哀哼,動人的身軀狂顫的黏在男人身上扭動。

    “嗚……”一陣陣甘甜的快感沖擊著身體,小依的菊花蕾被秘縫擠出來的蜜汁不斷潤滑,阿宏揉著揉著,一用力,手指竟插入一截到滾熱的肛門內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小依吐出山狗的怒根,用力的痙攣起來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嗯……”她一邊喘氣呻吟、雙手激烈的套弄山狗和阿宏的ròu棒。山狗把舌頭伸入溶燙的ròu洞內、用力的吸吮整片yīn戶。

    “嗚……”小依整片背脊都弓了起來。一股淫精從yīn戶深處爆發,強烈的高潮使她腦中空白一片,只知道賣力的幫山狗和阿宏套弄ròu棒來回報。沒幾秒后,手中精壯的ròu棒也暴漲一團,一抖一抖的從炮口噴出濃燙的jīng液,山狗抓住小依的頭發,把正在shè精的ròu棒再塞進她嘴里。

    “嗚!”小依痛苦的含著強烈跳動的ròu棒,腥辣滾燙的的jīng液不停涌入她容量不大的小嘴,她努力的吞下這些濃稠的液體,但是仍有許多從嘴角流出來。

    而阿宏噴出的jīng液全都灑在她赤裸的背上,美麗的肌膚一片白濁的黏精,小依在吞著山狗ròu棒的情況下,痙攣地享受高潮的甜美。

    山狗丟完精,躺在床上又溫存了好一會兒才拉起她的頭,讓她吐出濕滑滑的肉根,小依虛脫的伏在山狗的身體上不停的喘氣。

    山狗和阿宏走開后,袁爺、泉仔、麥可和王叔也一擁而上將她翻過來,泉仔從身后扶起她,讓她靠在他身上坐著。袁爺三人馬上握著自己的ròu棒磨擦她的臉和rǔ頭,小依被挑逗得又呻吟起來。

    泉仔的手掌圍握她胸前兩粒乳房不停擠奶,用溫燙的乳汁噴洗袁爺他們的ròu棒。三條怒根磨擦著富彈性的rǔ頭、邊享受溫燙乳汁的滋潤,舒服得不可言喻。

    小依像癡了般的張著腿任由他們玩弄,袁爺三人又輪流把舉起的ròu棒送到她唇邊,抓起她的手命她握住幫他們吹含。

    小依雖然已經沒有力氣了,卻仍溫柔的用小嘴幫每個人吸含套弄,一直讓他們都將濁燙的jīng液灑在自己身上為止。

    一個美麗的少婦,在丈夫面前被其它男人的jīng液噴灑在頭發、臉蛋、口腔、乳房、腰肢和雙腿間上,全身濕黏黏的都是淫亂的氣味。

  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捕鱼破解版 今天江苏7位数开奖号18149期 pk10三期必中计划p 十一运夺金计划软件 博彩网址大全 河南22选5最近30期 江苏快三怎么看走势 湖北快三一定牛预测豹子 北京pk拾赛车群有吗 期货配资公司哪家好 河北十一选五三码通中奖 医药板块有哪些股票 香港护民图库上图最快 浙江20选5中奖规则中三个多少元 比较靠谱的理财平台 青海高频11选五走势图 五分快三投注稳赚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