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哈羅小說網 > 美少婦的哀羞 > (十九)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哈羅小說網] http://www.xhrwva.icu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“智冠……換你來……抓住這根東西……”

    他語帶呻吟的叫弟弟接手那條只剩手柄露在外面扭動的電動yáng具,其實就算不管它,它也不會掉出來,不過智冠仍很興奮哥哥將這件事交給他。他蹲在小依張開的兩腿間,緊張的握住那根插在她股縫上的塑膠棒,兩片屁股和濕紅的臀溝正隨著電動yáng具的蠕動而辛苦扭著,看起來十分煽情和惹火。

    “嬸嬸……怎么弄你比較喜歡……”智冠口舌干燥的看著吃力含住大棒子的xiāo穴,濕紅的嫩肉在夾合處一縮一吐的吮著瘋狂扭動的假yīn莖,新鮮的穴水已氾濫了整道股縫。

    他輕輕的把電動棒尾端把柄往下壓,“ㄠ……”馬上聽到小依動人的呻吟,股溝也緊張的抬高,這樣的反應使得智冠十分興奮,他再嘗試著用不同方向搖動電動yáng具,小依的屁股和細腰像被電殛似的隨著不斷扭擺,還一直“ㄠㄠ……哼哼……”的用力哀吟著。智冠發覺,除了電動棒主體帶給小依刺激外,那兩根搔著肛門和陰核的軟刺也是讓她欲仙欲死的武器,小小的肉芽早已和綻裂的包皮脫離,充血變得又紅又腫,菊花蕾也一樣被搔得紅紅的。

    小依原本邊舔著智原的肛門邊扭動哀吟,智原將電動yáng具交給弟弟玩后,就又轉回原來的方向蹲。

    “嬸嬸……趁著弟弟給你舒服的時后……幫我把它弄出來……”他邊把ròu棒挺到小依唇邊,邊解開她被綁在頭頂的雙手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被搞得只會哀鳴和扭動的小依不知怎么自然就去舔侄子的guī頭,智原松綁她雙手后,將她還感到發麻的手拉到ròu棒上要她抓著。

    “嬸嬸……用你的手還有小嘴幫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小依聽話地握住熱騰騰的男根,智原第一次被異性握住jī巴,只感到那美麗的玉手又軟又嫩說不出得舒服,不由得胸口一陣氣血翻騰,差點就爆發出來!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好不容易強行壓抑下來,小依卻又張啟朱唇,將他淤紫的guī頭含入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不行……太……舒服……guī頭……好像要熔化了……”智原發出原始而滿足的號叫!智冠抬起頭,只看到哥哥蹲在嬸嬸上頭,他的身體在激烈的發抖,汗汁從布滿痘子的背脊上滾下來。

    “ㄠ……小依……你真好……哦……智原……好愛你……”

    智原不停的喚著小依名字,小依正努力的含著嘴里發燙的肉頭用嫩舌舔它,因為嘴巴被繩子綁住,她無法吞入整條ròu棒、只能吃到guī頭而已,但對于只有十七歲的智原而言,第一次被女人含著guī頭在嘴里用舌頭撫弄,已是遠超出限度的舒服了!尤其在小依滾熱的小嘴內有粗糙的麻繩和柔嫩的舌瓣,兩種極端的觸感交相磨擦著充血到極點的肉冠,再加上她纖纖嫩手握著yīn莖輕撫套弄,智原雖逞強的想撐久一點,但感覺來的又急又快,就像突然想尿尿然后就泄出來了!

    “唔!……”只見充血到表面成粉紅色的大ròu棒在小依玉手中一抖,小依揪著眉悶唔了一聲,濃濃的jīng液延著橫亙過嘴角的繩子急涌出來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她張開黏糊糊的小嘴,吐出怒張的guī頭,搓著發燙的yīn莖,將炮口對準自己的臉來迎接侄兒第二泡濃精的洗禮。智原兩手抓住椅把又長長的吟了一聲,磐著怒筋的ròu棒猛一揚頭,小依覺得手都快握不住這根強壯的大家伙了!“啪!……”第二股濃精迎面激射在她臉上!

    “嗚……”小依被那黏答答熱滾滾的腥水噴得哀鳴出來,眼睛鼻孔好像都被黏住似的一片模糊。接下來智原又足足抖了七、八次才把jīng液噴完,他把guī頭抵在小依紅燙的臉蛋上邊磨擦邊泄精,jīng液在她臉上氾流開來、搞得頭發和眉毛濕黏成一團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好舒服!嬸嬸……智原真愛你……我把所有的jīng液都給了你了……你真好……”智原虛脫滿足的喘著氣,用手指撥開黏在小依眼簾上的濁精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哼……”小依卻咬著唇不斷的哀哼顫抖,而且愈來愈利害,脖子都用力到浮出青色血管。

    “小依……你怎么了……”智原捧起她的臉關心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只見小依渾身激烈的抽搐起來,兩條手臂不自禁的抱住智原的后頸,智原一個不穩,整個人趴到她身上去!

    “小依……你……”他被小依突如其來的主動嚇了一跳,還想問為什么,猛然想起她小嫩穴內還插著一根電動yáng具,想必是高潮將屆,才會有這種反常的舉動。

    “哥……嬸嬸她……那里噴好多水出來……”在小依張開的兩腿間控制著電動yáng具的智冠緊張的叫道!

    “沒關系……她只是太舒服了……”智原知道原因后心中大喜,因為這種情形可以更放肆的輕薄她。只見他壓在小依上面,一只手掌用力的搓撫她的乳房,嘴同時吸上她兩片柔軟的嫩唇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嗯……”小依用力挺起胸脯激動的回應,兩條雪白的胳臂在侄子背上亂撫!還將嫩滑的舌片送入智原嘴里讓他吃吮個夠,她的口水混著腥滑的jīng液味道、但智原一點也不覺得臟,因為那都是他自己剛剛射進去的,想到美麗的嬸嬸吃進自己的jīng液,就讓他興奮得快發狂!

    而在兩個侄子聯手糟塌下活生生被搞到泄身的小依,雙臂用力的抱住侄子的背部、像生小孩般的嗯嗯出力,光禿禿又合不起來的下體抽搐到痙攣,那根烏黑的電動棒就像條大淫蟲般插在她股縫間嗡嗡的扭動,智原一邊吻她、一邊解開那二道繞過她后腦打結的麻繩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啾……”小依的嘴一得到自由馬上要大聲的哀吟出來。

    但智原沒等她叫出聲,又粗暴的吮住滑嫩的舌瓣,一時間她又變成嗚嗚的悶吟,強烈暴發的快感使小依的意識變遲鈍,智原感到吸在口中的香嫩舌肉一點抗拒也沒有,好像隨便他怎么蹂躪都無所謂……

    高潮過后,智冠將電動棒自小依yīn道內拔出來,還在淫穢扭動的塑膠yīn莖上裹滿了厚厚的淫汁,小依整個人像泄了氣般的癱軟下去,被蹂躪過后的yīn戶嫩肉翻腫、皺嫩的小yīn唇也被磨得鮮紅如血,更可憐的是連肛門被搔得都翻出來。

    “嬸嬸……”智原仍舍不得放開小依的身體,不斷吸咬著她柔軟的唇瓣,兩人全身汗汁淋漓的擁在一起喘氣。小依起先未從剛才的激情中清醒過來,只是緊閉著嬌眸任他胡來,但隨著時間慢慢過去,她逐漸恢復一些神智,體力也回過來了,智原仍貪婪的撫摸著她身子和吃吮她的唇舌。

    “好了……”小依微別過臉避開侄兒的吸吻,神情冷淡的推開他,智原怔了一下滿臉疑問的看著小依。

    “你們……應該可以滿足了吧!該作的都作了……不該作的……你們也……也都得到了……饒了我吧……”

    她不想看到智原的臉,因此目光一直停在不遠處的墻壁上,聲音顯得虛弱而無助,雖然強裝作平靜的樣子,但是彎彎的睫毛仍難掩激動的在顫抖,兩行淚無聲無息的滑下臉頰。

    “小依……別這樣……你剛才不是也很舒服嗎?”

    智原急著要小依承認,卻不知那只會讓她更難過!小依果然淚水潰決而下,身子也不住的抽咽。智原這會更急了,這是他第一次接觸女人,剛才小依和他激情的交纏,讓他誤以為已經得到了她的人和心,沒想到小依現在又一副痛不欲生的模樣,讓他心中充滿不解。他急著抓開小依的手、輕輕擁住她想繼續溫存,看小依是否又會回到剛才那樣和他親熱。

    “放開我……求求你……”小依悲泣的求著智原,雖然沒有掙扎,但她那哀傷受辱的美麗眼睛根本看都不看他,讓智原強烈感受到小依對他的厭惡,這跟幾分鐘前他們激情的感覺產生十足的落差,并深深的刺傷了智原的心。

    “為什么!我們剛才那樣不是很好嗎!為什么要對我表現出討厭的樣子!我哪里讓你生氣了……”智原忍受不了這種不平衡的感受,憤怒的抓著小依纖瘦的肩頭逼問她!

    “痛……你弄痛我了……”小依被他有力的大手抓得肩骨快脫臼,痛苦的呻吟起來。

    “對不起……我太粗魯了……我只是想和你抱在一起……”智原見小依俏臉慘白的嬌憐模樣,忙松開手抱住她溫柔的撫慰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要這樣……我不想再見到你們……我不求你們救我……只要別再碰我……”小依用力的在智原的摟抱下扭動身體,

    “小依……別這樣……我會對你很好……會很疼你……不會再欺負你了……別這樣……”

    智原害怕失去她的感覺愈來愈強烈,他使全力的壓制住小依赤裸裸的身體,自以為是的安慰她。小依敵不了侄子的力量,喘著氣,用充滿恨意的大眼瞪著智原,冷冷的道:“你不明白嗎!你們對我作了那樣的事……對我而言……你只是一只禽獸……我看到你就想吐。”

    智原聽到小依的話簡直有如五雷轟頂,在他不正確的觀念里總以為女人屈服后就會心屬于男人,尤其剛才小依在他玩弄下,到后來百依百順的樣子更誤導了他,使他一廂情愿的以為是兩人相愛才會有這樣的表現!而此刻小依的話卻讓他夢想破滅!進一步產生被欺騙的感覺,這個年紀的男生感情本就脆弱而且就容易偏激,加上小依又是這么美麗迷人,致使恨意快速的在智原心中燃燒!

    “你……騙我……你剛才還和我接吻……現在又說討厭我!”智原極度不甘的掐著小依兩邊脖子下的鎖骨怒吼,兩粒眼球布滿憤怒的血絲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小依痛苦的快要窒息!

    “說你愛我……”智原卻仍不顧一切的抓著她上下搖動。

    “哥……不要這樣……她會被你掐死啦!”智冠看情況不對,忙過去想拉開智原。

    “干!”智原這才驚覺照小依臉色脹紅,他也不忍心掐死她,不過滿腔恨意還是無處發泄,他猛然松手把小依的頭重重的丟在椅子靠墊上,被搖得發絲散亂的小依張大嘴辛苦吸著氣,好一會兒才漸漸恢復平順。

    “小依!再給你一次機會!說你愛我!然后像剛才我們在一起時一樣,興奮的跟我作一次愛,我就帶你走……不然我會繼續欺負你。”

    智原已從她身上離開,環抱著手站在對面冷酷的逼問她。小依望去,只見自己兩條腿張得開開的被固定在托腿架上,下體的丘陵地光禿禿寸草不留,而侄子就站在正前方問她話,他們對她簡直就像在欺負條母狗一樣!

    “你想怎樣就怎樣吧……不過別忘了……我是你們玉彬叔叔的妻子……”小依倔強的轉開視線、聲音有點發抖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住口!你現在起是我的人……誰都不許搶走你”智原已經有點歇斯底里,他把美麗的嬸嬸當成他初戀的女友,當然無法容忍她說自己是別人的妻子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我是玉彬的妻子……你根本得不到我。”小依感到羞辱,她忍不住想激怒這個不要臉的侄子,這樣或許獲得一些短暫的報負快感,但一時沒想到這樣沖動的結果只對她的處境更加不利。

    “住口!賤人……”智原粗著脖子咆哮起來,他看到小依眼里閃過報負勝利的光芒,心中更加醋火狂燒!

    “看我怎么教訓你這個小淫婦……”他轉過頭,對智冠道:“把她的腿放下來!我要先把她剩下的那幾根賤毛拔干凈!”

    智冠對哥哥的表現愈來愈加害怕,又不敢違抗他,只好幫哥哥解開捆綁小依小腿的橡皮管。

    “自己站下來!小淫婦!腿張那么開等著被人干嗎?”解開后智原大聲的羞辱小依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小依想從托腿架上縮下雙腿,但是被拉開太久的腿實在是發麻到使不出力來,加上智原又故意不把托架合攏,使她在兩邊大腿張開將近180度的情形下,要移動更是難上加難。

    “要我幫你舔sāo穴嗎?小賤人……干嘛還舍不得夾起你的爛Bī?”智原像看戲般的調戲羞辱著小依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小依倔強的咬緊嫩唇,吃力的彎起上半身,用手逐一將兩條腿從托架上抬下來。

    “呀……”腿剛放下的剎那,骨盆好像快脫臼似的酸疼不已。

    但是智原并不給她時間休息:“走下來!你如果不承認是我的女人就自己走下來!不然就求我抱你!”智原殘忍的命令已是臉色蒼白的小依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小依咬著牙硬撐,顫抖的伸下腿,但是當屁股離開椅面準備站起身時,才發覺膝彎軟綿綿的根本還沒恢復,整個人就一屁股跌坐下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!還是想讓男人抱嗎?小賤人!快點站起來!”

    小依下半身酥麻麻的根本出不了力,但聽到直智原的侮辱又不甘心,硬是逞強要爬起來,只是下身用力的結果反而膀胱一酸、滾燙的尿水就無聲無息的沿著大腿根流出來

    “啊……不……”小依一直到被尿燙到肌膚才發覺自己失禁。

    “媽的!賤貨!竟然尿出來了!”智原雙手從她腋下穿過,自背后抱起她!

    “不……放我下來……”小依兩條腿忍不住亂踢,雖然恢復了力氣,但已無法阻止羞恥的尿水嘩啦啦的撒下來……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小依哀羞愈絕的在兩個侄子面前撒完尿,下體還抽搐了二下。

    “下去!看看你自己的騷樣!還想裝圣潔嗎?”智原把小依丟在她自己的尿泊中,小依的自尊和勇氣在此時已徹徹底底的被瓦解了,原本還很倔強的,怎么會……一不小心就失禁了,在兩個侄子面前屎也拉過、泄身也泄過,還撒了一大泡尿,還有什么能矜持的呢?

    “我不要……”小依連抬起臉的勇氣都沒了,只是一味的垂著淚抽咽。

    “過來!像你這種母狗……就應該被綁成母狗的樣子。”

    智原見小依已經意志潰散,就像個獲勝的獵人般拉起她的頭發,小依已沒心思抵抗,任由侄子扯著她的頭發、她就跟著一步一步的往前爬,爬到了一具作仰臥起的健身器材邊。

    “趴到上面去!這個姿勢剛好符合母狗的樣子。”小依在智原的擺布下趴上了躺墊。

    用過此類健身器的應知道,這種作仰臥起坐的器材主體是由一根支架和一塊躺墊共同構成一個ㄟ型,除了可以調整身體躺下的角度外,支架上還有兩根橫的短柱,一上一下利用膝彎和腳背卡在上面來固定住下半身。而可憐的小依現在并不是躺在上面、而是趴在躺墊上,腋窩夾著支架上方的短柱,雙手則被捆綁在支架下面的另一對短柱上,整個身體完全貼著這個器材趴成ㄟ字形,而且兩條腿還必須以十分不雅的姿勢跨蹲在躺墊的兩側,緊貼著躺墊的小腹和大腿根中間露出了濕紅的恥縫、穿環的菊花蕾更是高掛在分開的股溝上!

    “叫你乖乖作我的女人你不聽!一定要被弄成這樣你才會興奮是嗎?真是賤貨!天生當母狗的料”智原捏著她白嫩的臀肉外加言語羞辱她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我不是……”小依被綁成這樣想出言反駁也覺得羞恥,只好垂下頭傷心的哭起來。

    “哭什么!不夠爽是嗎!”智原索幸跨坐在她的屁股上,雙手伸到她胸前玩弄起她的rǔ頭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不要……住手……”小依不安的扭動身體,但是根本改變不了被綁的這種姿勢,rǔ頭在侄子手指的搓揉下又不爭氣的站立起來。

    “真會興奮!說你對玉彬叔叔多忠心我也不相信!摸沒幾下就爽起來了!還想騙人,更何況玉彬叔叔那種身體怎么可能滿足你?”

    “住嘴……不要再說了……不準……不準你這樣說他……”小依羞憤的為丈夫辯駁。

    “你敢這樣對我說話!哼!等會再處罰你,現在先拔掉你剩下的毛。”

    智原站起來對著呆立在一旁的弟弟道“去把刮毛刀和夾豬毛的夾子拿來!我要幫這條母狗把剩下的陰毛弄干凈。”智冠愣愣的走到柜子邊,拿了哥哥要的東西走回來交給他。

    “屁股抬起來!”智原拍著小依富彈性的屁肉命令她!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小依羞的閉緊眼睛搖頭。

    “干!都被搞成這樣了!還想更慘是嗎”智原見她不肯聽話更惱怒起來,他用手指勾住小依菊花丘上的小銀環往上提!

    “啊……不要……”小依扭了一下屁股想抗拒,無奈一旦被勾住了肛門上的小銀環,就不得不由人擺布,這是JACK特別想出來讓她成為奴隸得歹毒設計之一。小依被迫彎著腰兩條腿微屈的抬高屁股,整個人彎成ㄇ字形,這種姿勢真是羞死人了!她心想被殺死可能還好過些!

    “有這個環還真方便呢……嘿嘿……我要放手了!不準亂動知道嗎?不然我就從后面干你的sāo穴!”智原惡狠狠的恐喝小依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我不要這樣……”小依哀羞愈絕的搖著頭,兩條屈著膝站在地上的美腿想蹲下卻又不敢違背侄子的命令,羞恥使得她的身子一直在發抖。

    “腿打開一點!要剃毛了!刀子不長眼,要是割掉你的yīn唇我可不管。”智原將T形刮毛刀的刀刃抵在蔓延著稀松殘毛的恥丘上指使她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小依激動的淚珠一直垂到地上,但是冰涼的刀刃就壓在嬌嫩的私處,再怎么不甘和羞恥,還是要把腿向兩邊打開。

    “看!好賤的姿勢……嘿嘿……和你當新娘時裝的那副純潔的樣子比真是差太多了!”

    智原滿意的羞辱著小依,小依兩條勻稱的玉腿此刻從后看去是彎成O字形,光光的屁股夾著恥縫和肛蕾,十足是母狗的姿勢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要這樣……求求你……我是你嬸嬸……”小依哭著發抖的求著智原,智冠看了也有些不忍,但是興奮的程度卻遠高過憐惜。

    “少廢話!要刮毛了,可能會很癢,尤其你的Bī那么騷!不過我勸你別亂動比較安全。”智原小心的把刮毛刀擱在她大腿根最內側長毛的部位,然后沿著飽滿的恥丘弧度往上刮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小依忍不住連小腿肚都繃緊起來,刮毛刀嘎嘎的割斷恥毛,這次智原并沒有用軟膏潤滑過就直接開墾處女地,因此嬌嫩的肌膚傳來毛根咬扯的刺癢,偏偏又不能掙扎,那種難受的感覺使她咬緊牙根渾身發抖。好不容易刮完了二邊,智原滿意的扒開她的腿根贊賞著:

    “這樣好多了!粉紅的xiāo穴看得好清楚,屁股真白……呵呵……這就是白虎嗎?第一次看到……還真是迷人!”

    小依下巴擱在支架上猛掉淚:“我可以……可以……坐下了嗎……”她抽咽的請示幫她刮完毛的侄子。

    “想坐下?還不行!連毛根也要拔掉才可以!”智原仍未放過她。

    “求求你,饒了我……我已經被你……弄成這樣了……不要再折磨我……”小依哭泣的哀求起來。

    “這才剛開始呢!哪有這么快就放過你!”

    智原轉頭對弟弟說道:“智冠!你再去拿一支夾子來,我們就像拔豬毛一樣把這些毛根拔干凈,然后在刮干凈的地方涂上那個人給我們的藥膏。聽說這樣,皮膚會更滑更嫩,而且永遠長不出毛來了!我們的嬸嬸就要變成一只可愛的白虎了……真讓人興奮。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可以……求求你們……不要這樣……要我作什么我都答應……”

    小依一聽心都快從嘴里跳出來,要是下面永遠長不出毛來,那是多丟臉和奇怪的事,而且……萬一要在心愛的人面前裸著身體,被他看到光禿禿的下體而問起原因,那……想到這里,更是血液都快凝結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要……智原智冠……求求你們……我愿意讓你們隨便玩……你們饒了我吧……”她急得一屁股坐下去、兩腿緊緊的夾著墊子不讓智原得逞,而且更加努力的乞求兩個侄子。

    “你以為不抬起屁股就拔不到你的毛嗎?嘿嘿……智冠!過來幫我。”

    兩兄弟反倒用麻繩將小依攔腰緊捆在躺墊上,然后解開她雙手再扭到背后捆起來,接著他們把躺墊和支架拆開,將小依連人帶墊的抬起來。

    “你們要作什么……求求你們……放我下來……”小依扭著身體顫抖的哀求著。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乖一點……變成真正的白虎后我再好好疼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……”小依在哭求下被抬到墻邊,在那面墻壁和地面上各有兩個直角卡榫,他們將小依連同身下的躺墊、頭下腳上的斜靠在墻壁和地面間,躺墊四個角剛好套入卡榫內,如此一來人和墊子都不會移動了!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要這樣……”

    小依辛苦的掙扭,她的脖子緊貼著地面,身體被捆在斜靠墻的躺墊上,原本腿還能向后彎夾起來,但是智原并不讓她如愿,他指使弟弟一人一邊的拉開她兩條腿,然后用繩子牢牢的將大腿和腳踝捆在一起,因此兩條腿就只能像青蛙一樣張開著。

    “這個姿勢真不錯!好像一只跳水的母青蛙!嘿嘿……我們先把她yīn戶周圍的恥毛毛根夾干凈,接著再把她翻過來,換夾三角部位的毛根!還有腋毛的毛根也要完全消滅,讓她真的變一只白虎……而且只有我才能玩的白虎。”智原興奮的說著!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

    小依不死心的扭動,但是兩條腿真的只能像青蛙一樣合都合不起來,股縫內側靠近腿根處所夾著的恥丘完全暴露在侄子面前。智冠興奮又帶點膽怯的問哥哥道:“要怎么……夾……”

    “笨!沒看過媽媽夾過豬皮上的毛嗎?我夾給你看。”他用手指拉緊恥丘表皮,原本藏在毛孔內的青色毛根紛紛露出頭來。

    “不要啊……求求你……”小依掙扎不成,只好傷心的哭起來,但是冰冷的夾嘴已緊緊壓在羞恥的肌膚上,緊接著就是毛頭被連根拔出的刺痛!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小依激烈的扭了一下、剎那間眼淚涌下更多。

    “會了吧!還不快點!有很多要拔呢!”智原對智冠道!

    于是,兄弟兩人聚精會神,開始拔除小依一眼看去已是光禿禿的私處上的毛根,每拔出一根,小依就痛苦的哀叫一聲。他們把拔出來的毛頭放在盤子上,不久盤子上已布滿黑黑的細點,而小依也愈叫愈虛弱,到后來變得像在呻吟。

    因為拔這些地方的毛根總會刺激到敏感的恥縫,所以穴汁也忍不住一直滲出來,紅嫩嫩的花瓣仿佛泡在水里似的從沒干過,yín水到最后還氾濫到周圍的恥丘上,弄得整片股縫濕漉漉一片,兩兄弟必需一邊幫她拭去yín水才能繼續拔完剩下的毛根……

  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捕鱼破解版 广西快乐双彩最新公告好运3 东方6十1开奖结果 四川快乐12开奖结果 海南4+1app 五分快三口诀 五粮液股票行情 福彩快三网站 股票怎么玩手机 快乐十分选前三直奖金 管家婆精选二四六码 安徵11选5走势图 秒速快三规律 外汇配资 广西快乐双彩结果 极速快3高手计划 广西快乐十分21选五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