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哈羅小說網 > 峨眉問道行 > 第三十章齊漱溟(求收藏)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哈羅小說網] http://www.xhrwva.icu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“怎么你這個小賊,來我太元洞一趟,非但得了機緣,還讓你師尊醉道人前來炫耀一番。”

  道人似笑非笑看了徐天元一眼,道:“還有那口極陽靈泉,可是沒少跟我討要好處。”

  “可你這小賊倒好,不好好下山躲一躲風頭,竟敢闖入禁地!”

  太元洞!

  徐天元頓時有些傻眼,眼前這位道人的身份呼之欲出,正是峨眉一派掌門妙一真人齊漱溟。

  “天元見過掌門師伯!”

  徐天元深吸了一口氣,趕緊上前行禮。

  “好了,醉師弟也是,你尚且不會御劍而行,怎可輕易下山!”

  齊漱溟頗有一些無奈,道:“既是你的機緣,門中自然不會多說什么,何須下山躲避風頭!”

  “何況,醉師弟算錯一件事情,只怕你的福緣比他想象中,還要好上三分。”

  徐天元暗自苦笑一聲,自己師尊醉道人可不是峨眉掌門,行事自然硬氣不起來,需要躲一躲風頭。

  “掌門師伯教訓的是。”

  齊漱溟笑了笑,道:“好了,你就不用跟我裝模作樣。”

  徐天元的小心思,怎能瞞的過他!

  “不過,你要緊記一點,有時候福緣太多,未必就是一件好事。”

  “好在,這次你能守住本心,沒有貪圖七修劍,否則你就算擁有真人道行,也難逃一死。”

  長眉真人布下的封印,除非是極樂真人李靜虛或者宇宙六怪,那等人物前來,才可暢通無阻。

  不然,就是綠袍老祖、曉月禪師一類魔道大佬前來,也得飲恨當場。

  何況,白玉棺槨中的乃是一位上界下來的謫仙,連長眉真人都不敢將其驚醒。

  “弟子算是福緣深厚!”徐天元一臉的懷疑。

  若是換做倒霉二字,他覺得還差不多。

  本來普普通通的一處鬧鬼莊園,搖身一變,不但有著長眉真人親自留下來的七口七修劍,還有一位謫仙,怎么看也不算是福緣二字。

  齊漱溟哈哈大笑一聲,道:“太元洞一事,暫且不說,單單你身上那柄天魔魅神幡,乃是星宿海一位隱世不出的魔門長老,親自祭煉出來的至寶,珍貴之處,尚在一口銀光飛劍之上。”

  “本來玄真子師兄,想借助七修劍驅除上面的魔性,化作一柄仙家寶物。”

  “不想,竟然讓你撞見,還收入玉匣之中,豈能不算福緣深厚!”

  東海釣鰲磯玄真子!

  東海三仙之一!

  徐天元倒吸一口冷氣,此物竟是玄真子的,怪不得不懼霜蛟劍!

  “竟是大師伯!”

  星宿海位于昆侖山中,其中隱居的魔道巨擘、邪道修士、旁門散仙、上古兇獸,不知多少。

  這么說吧,別看現在正道昌盛,佛道二脈高人隱隱壓了旁門、魔門一籌。

  可是一旦星宿海中的邪魔人物,一股腦的出來,就是峨眉派也得避其鋒芒,或者廣邀佛道兩脈大佬,才能與其會上一會。

  玄真子亦是不凡,乃是長眉真人首徒,東海三仙之一,一身道行尚在齊漱溟之上。

  峨眉派一半的名聲,都是東海三仙闖出來的,而東海三仙一半的名聲,又是玄真子一人硬生生打出來的。

  況且,整個峨眉派中,可以跟宇宙六怪比較的人物,唯有玄真子一人,勉強可以一比。

  可想而知,玄真子何等不凡。

  只不過,最近一些年月里面,玄真子一直在東海隱居,收心養性,參悟仙道,很少理會修行界里面的事情。

  當下徐天元將玉匣取了出來,道:“既是大師伯收取來的魔門寶物,弟子萬萬不敢私藏。”

  齊漱溟淡淡一笑,說道:“無需如此,你若是真的有心,將來可以親自歸還給你大師兄。”

  “倘若有機會,將上面的魔性驅除,也可自己留著,畢竟你大師伯身家可是頗為豐厚。”

  “至于魔門寶物一事!”

  齊漱溟毫不在意,說道:“一應外物,本無正邪,用正則是仙家寶物,用邪自是魔門至寶。”

  他可不是什么迂腐之人,齊漱溟足修行過九世,見過不少正道修士,修得一身道門法術,可其行事卻與邪魔無疑,甚至還不如一些旁門巨擘,來的光明磊落。

  “那弟子就暫時收著。”徐天元訕訕一笑,將玉匣重新收了回去。

  什么魔道不魔道的,徐天元自然不會在意這些,恨不得自己的法寶狠毒一些,才好保命。

  “好了,與你說這么多,我只想告訴你一件事情,萬事不可貪心不足。”

  說著,齊漱溟一揮衣袖,將徐天元帶了出來,繼續道:“既然你已經下山,正好貧道有一件事情,需要有人前去走上一趟。”

  “數天以前,有外門弟子傳信回來,說是一些山寨附近有吃人的怪物出沒,以有不下百十余位村民慘死。”

  “本來我想讓你師姐李瓊英走上一趟,不料你竟然觸動此地禁制,只能匆匆趕來,故而這件事情便落到你的頭上。”

  蜀地之中,雖有峨眉派坐鎮,明面上面,少有邪魔修士作祟。

  奈何,蜀地面積廣闊,其中多少深山密林,人煙稀少,哪怕有著峨眉派存在,依然難免存在一些邪魔修士。

  “弟子遵命!”

  徐天元一口答應下來,臉上方才露出一絲猶豫,道:“只是弟子下山來的匆忙,沒有攜帶什么符?。”

  何止是匆忙,差點連夜下山。

  符?一物,非是徐天元忘記跟醉道人討要,而是壓根沒有機會。

  再說,他下山乃是躲一躲風頭,又非是去與人爭斗。

  聞言,齊漱溟一臉的古怪,還真是膽子不小,怪不得什么地方都敢不管不顧的闖進去。

  “去休去休,我這里沒有什么符?,僅有三枚陽火雷子可以給你護身。”

  陽火雷子!

  徐天元不由大喜過望,道:“多謝掌門師伯!”

  非是徐天元厚著臉皮討要寶物,非是這幾天來,他早就琢磨出來一件事情,醉道人終究有些不靠譜。

  哪有自家弟子下山行走,不賜幾張符?護身的!

  偏偏醉道人就沒有,好像壓根就忘了這件事情。

  無奈之下,只能出言跟齊漱溟討要。

  萬一遇見兇險,至少也有一兩件逃命的寶物。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捕鱼破解版 博彩咨询 哪个平台有广西十一选五 智富配资 青海西宁快3走势图 新文化股票 北京快乐8和值走势图 太原股票配资 天津快乐10分一定牛 天津11选五开奖走势图 浙江11选5任选基本走势图 东方财富网上证指数吧 管家婆期期准免费资料精选图 江西11选5走势图 内蒙快3一定牛形态走势图 青海十一选和值开奖结果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