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哈羅小說網 > 峨眉問道行 > 第二章苦行頭陀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哈羅小說網] http://www.xhrwva.icu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殊不知,峨眉山之上,正有一僧一道二人,靜靜注視著徐天元。

    其中一人,乃是一位中年道人,依稀可見年輕時候的風采,當年也是一位美男子。

    可惜如今變得有些糟蹋,腰間掛著一尊碩大的酒葫蘆,顯得有些懶洋洋的。

    “師兄不回東海仙山,怎么如今也關注起來古路了!”

    道人一副懶洋洋神色,語氣之中,也沒有半點尊敬之意。

    僧人也是相貌堂堂,一身淡黃色長袍,隱隱有著幾分銳氣,聞言也不生氣,雙手合十,望著古路輕笑一聲。

    “師弟,不也是如此!”

    “若是換做平日里面,只怕師弟早就忍不住下山打酒去了吧。”

    此僧人乃是長眉真人門下弟子苦行頭陀,位列東海三仙之一。

    不過,他非是道門中人,而是地道的佛門弟子。

    道人也是長眉真人門下弟子,名曰:醉道人,平素里面最好杯中之物。

    說起來,峨眉一脈也是有些怪異,好好的正宗道家傳承,被長眉真人弄得道佛混雜,門下弟子有佛、有道。

    這位平日里面最是喜好杯中之物的醉道人,如今卻是淡然一笑,道:“杯中之物雖好,卻如何比得上貧道一身傳承!”

    “眼下古路中的少年,雖說資質遠不如三英二云,卻好在有著“堅毅”二字,勉強可以入得門中。”

    三英二云,資質自是無需多說,而且又是長眉真人留言,可以興盛峨眉之人。

    可峨眉一脈門下,非是只有三英二云五位弟子,即可使得門派大興,其余還要有一眾弟子幫襯才行。

    否則,他們二人也不會現身而來。

    峨眉古路中的玄機,二人自然清楚,但凡通過古路之人,無不是道心堅毅之輩,哪怕資質稍微差上一些,將來也能有一些成就。

    “原來師弟也瞧上此子!”

    苦行頭陀淡淡一笑,臉上沒有半點驚異。

    “師兄何嘗不是如此!”醉道人反問一句。

    “阿彌陀佛,出家人不打誑語,為兄確實有些動心。”苦行頭陀笑著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區區一位尚未入門的世俗凡人,又非三英二云,二人自然不會有所隱瞞。

    “既然師兄也有此意,貧道自當退讓一步,還請師兄先去一試,如若不行,貧道再去不遲。”

    醉道人含笑搖了搖頭,做出一個請的手勢。

    看似退讓一步,實則不管苦行頭陀是否能將眼前的少年收入門下,都要欠下一個人情不可。

    見此,苦行頭陀眉頭一皺,過了良久,方才輕嘆一聲,道:“師弟,倒是越發精打細算起來了!”

    “罷了,貧僧就先行一步。”

    言罷,苦行頭陀的身形,無聲無息的消失不見,

    醉道人摘下腰間酒葫蘆,狠狠的喝了一口酒水,似乎自言自語道:“無形飛劍,亦是越發精妙不凡。”

    無形飛劍乃是苦行頭陀一家獨傳之秘,醉道人僅是略知一二罷了。

    古路之上,徐天云剛剛走過嚴寒的冬季,來到溫暖的春天,正想趁機收集一些雨水,隨便也好休息一夜,明日一早再行趕路不遲。

    不想,不知何時道路上面,無聲無息出現一位僧人,面露祥和,雙目頗為歡喜望著徐天元,道:“小友來此峨眉古路,可是想要尋仙問道!”

    僧人!

    徐天元足下微微一頓,恭恭敬敬行了一個道禮,道:“小子見過仙長!”

    “正如仙長所言,小子前來正是想要尋仙問道。”

    突然遭遇一位僧人攔路,而且還問出尋仙問道一言,徐天元心中多少有些慌亂。

    他想做的是一位多姿多彩的劍仙,而非整日青燈古佛的佛門中人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苦行頭陀大笑一聲,道:“好好好,此言正合貧僧心意。”

    “貧僧乃是東海三仙之一苦行頭陀,你若是想要求仙問道,不妨拜入貧僧門下如何!”

    東海三仙,好大的名頭,就是放在整個世間,也是威名赫赫,遠非剛才的醉道人可比。

    然而,徐天元臉色卻是一苦,東海三仙之一的苦行頭陀,自是不凡,只是與他想象中的有些不太一樣,說好的峨眉劍仙呢!

    怎么出來一位和尚!

    猶豫了半響時間,他是立刻拜師,還是委婉拒絕!

    拜師的話,今后豈不是要吃齋念佛,整日頂著一個大光頭!

    拒絕的話,又怕被其立刻趕下山去,白白錯失機緣。

    況且,自己僅是一位普通不過的凡人小子,如何敢拒絕東海三仙之一的苦行頭陀!

    眼見徐天元一臉猶豫不決,苦行頭陀頓時眉頭一皺,是不是自己說的不夠明白。

    “小友可是還想考慮一二!”

    聞言,徐天云仿佛心中主意一定,道:“不瞞仙長,小子從小仰慕劍仙手段,這才前來峨眉古路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苦行頭陀頓時露出笑容,大有深意說道:“貧僧,正是在峨眉山中修行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仙長乃是在峨眉山上修行,那么可否傳授小子御劍青冥、身化劍虹的劍仙法門!”徐天元臉上涌出一絲向往問道。

    御劍青冥!

    身化劍虹!

    二者皆是道門劍仙的手段,佛門一脈雖然也有類似的劍訣,卻少了一份殺戮,多了一絲祥和。

    苦行頭陀一身本事,皆在無形飛劍之上,御劍青冥、身化劍虹,自是難不住他。

    可是劍仙的法門,卻是峨眉道門一脈傳承,他修行的可不是純正劍仙法門,自然無法傳授。

    苦行頭陀臉色一僵,道:“貧僧乃是佛門一脈弟子,非是劍仙出身。”

    “不過,貧僧身懷無形飛劍秘法,不弱天下間任何一種劍仙法門。”

    無形飛劍與其說是一種修行法門,倒不如說是一種祭煉飛劍的秘法,非是真正劍仙的修行法門。

    若是換做四周無人,苦行頭陀自可出言哄騙,只要行了拜師大禮,俱時也就容不得徐天元出言反悔。

    奈何,醉道人就在上面,他如何能說出此等言語。

    然而,徐天元意志堅定的搖了搖頭,道:“小子羨慕劍仙神通,只想習得一身峨眉劍仙法門,可以出入青冥,怕是無法拜入仙長門下。”

    “失禮之處,還請仙長莫要怪罪,一切皆是小子的過錯,錯失仙長一片心意。”

    說完,徐天元顧不上休息,立刻起身繼續前行。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捕鱼破解版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 哪个股票分析软件好用 福建36选7基本走势图 好运快三走势五分钟 股票指数的计算方法各个国家一样吗 快乐10分20选8技巧 茅台股票历史走势 甘肃快三预测 好彩3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同花顺炒股软件 广东十一选五官方网站 亿润配资 吉林快3开奖结果走势图 在线教育类股票 北京pc蛋蛋28大小规律 金信达配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