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哈羅小說網 > 龍抬頭 > 1828 血煙草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哈羅小說網] http://www.xhrwva.icu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之前居永壽確實說過,布雷之所以沒有趕盡殺絕,除了覺得他沒有威脅之外,還想留著他戲耍、玩弄和侮辱。

  但居永壽并未具體講述怎么戲耍、玩弄和侮辱。

  現在我算是親眼看到了。

  怪不得居永壽進門時特意告訴我,無論布雷怎么毆打他、侮辱他,讓我也別多管閑事。確實,這種事情誰看了不窩火啊,單純地打一頓也就算了,這可是赤裸裸的侮辱啊,簡直不把居永壽當人看。

  堂堂洪社的老大啊,哪里還有半點尊嚴?

  我確實很生氣,恨不得立刻沖上去,狠狠地揍布雷一頓,這家伙肯定不是我的對手。可又想到,這樣一來肯定亂了大謀,我們的目的是血煙草,不是來和布雷打架的,而且這莊園里也隱藏著不知道多少X級改造人,真要動手的話我和居永壽都沒活路了。

  還不如想辦法找到血煙草,居永壽也不算是白“犧牲”了。

  所以,我雖然咬牙切齒,拳頭握得很緊,身子也在發抖,也只能站著一動不動。

  但即便是這樣,布雷還是發現了我的異狀,他一把抓住居永壽的頭發,樂呵呵道:“老居,看樣子你的兄弟很不服氣啊,好像想要和我打架的樣子,要不要滿足一下他啊?”

  居永壽猛地抬起頭來,惡狠狠沖我道:“布雷大哥賞我吃的,你有什么不服氣的?我吃的高興、吃的開心!他媽的,你給老子滾蛋,到門口守著去。”

  我便轉頭,朝著門外走去。

  大廳里又傳來布雷哈哈大笑的聲音:“老居,干嘛這么憤怒,是不是覺得自己在小弟面前丟臉啦?”

  “布雷大哥,你趕緊讓他滾吧,要不是我腿受傷了,才不會讓人送我過來……布雷大哥,您行行好……”

  “好,好,我就給你一點面子……”

  我邁步走出門外,站在了旁邊的石階上。

  “吃啊,這塊骨頭可香啦,你們做狗的不是最喜歡吃骨頭嗎?”

  “居永壽,都說你們洪社的人鐵骨錚錚,我看你也不過如此嘛……”

  “遲早有一天,我會讓陳近南也來當狗,你們也別叫洪社了,改叫狗社!”

  大廳里面依舊不斷傳來布雷的大笑聲,甚至還有毆打和罵罵咧咧的聲音,這場侮辱不知道還要持續多久,我肯定是聽不下去的,不如趁這個機會去找血煙草。

  居永壽見過血煙草,知道血煙草是什么顏色、形狀和大小,而且這棟宅子的里里外外,我也了如指掌。

  從現在開始,我要一間屋子、一間屋子的排查了。

  當然,盡管如此我也得小心翼翼,畢竟我不知道哪里有X級改造人,如果不小心驚動他們就麻煩了。看看左右,莊園里確實有守衛正在巡邏,不過這些守衛都是一般的人,并沒什么殺傷力。

  我琢磨著,X級改造人應該在屋子里,他們既然是來看守血煙草的,肯定距離血煙草會很近吧,找到其中一個的話,是不是就能找到血煙草了?

  這么想著,我便悄悄摸到某扇窗戶下面,扒著窗沿往里看去。

  倒是不用擔心院子里的守衛會發現我,好歹是天玄境三重的高手了,躲過他們的眼睛不是問題。

  我看了下房間里面沒人,便推開窗戶一個竄身鉆了進去。整個房間普普通通,看上去不像有人住過,我在屋子里東翻西找,柜子里和床底下都看過了,也沒發現血煙草的痕跡。

  血煙草畢竟是個植物,不管喜陰還是喜陽,起碼還是需要土的,最次也得花盆種植,總不能是藏在墻里面吧?

  當然,我也確實敲過了墻,查看這里有沒有機關或是暗道。

  這里雖然原先是居永壽的房子,但也保不齊布雷后來會改造啊,大的格局雖然不會變動,保不準有些小變化呢?搜完了這個房間以后,我便打開門朝著另外一個房間而去。

  這棟宅子雖然不高,只有三層,但是很大,每一層都有十幾個房間,更不要說還有廚房、餐廳、保姆房、司機室什么的了。

  居永壽啊居永壽,當初你把房子造這么大干什么,簡直是給咱們添麻煩啊。

  房子里也時不時有下人走過,但還是那句話,想撞到我還挺難的,我就像是一只靈巧的貓,游走在這棟宅子里的各個角落。

  當然,無論呆在這棟宅子里的哪個方位,都能清楚聽到來自大廳里的怒罵聲和譏笑聲。

  我知道,居永壽仍舊生活在地獄里,我能在這里安穩地搜索每一個房間,全拜他的“犧牲”所賜,我必須要抓緊時間。

  但可悲的是,我將上下三層的每一個房間都搜索遍了,愣是沒有發現一丁點血煙草的痕跡,甚至一個X級改造人都沒有發現!

  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如果這里只有布雷和一些普通的守衛,那我現在就能把他抓住,逼問他血煙草的下落了。

  auzw.com

  但不可能啊,居永壽的情報不可能有錯,他在紐城都多長時間了,說這里有X級改造人,怎么會有假呢?

  在我搜索完三樓的最后一個房間后,整個人都陷入到了無窮的焦慮中,到底怎么回事,為什么一個人都沒有,血煙草又在哪里?

  暗室,我排查過了;地下,我也排查過了。

  都沒有啊!

  呆在三層最東邊的一個房間里,我正處于極度焦躁不安的狀態中時,就聽下面的院子里突然傳來引擎的聲音。我立刻奔到窗邊往下一看,就見一輛中型卡車正轟隆隆地開進莊園,后面的貨廂是全包圍的,也不知道里面裝著什么。

  卡車很快穿過院子,來到宅子門前。

  緊接著,就連布雷都親自出來迎接了,居永壽也一瘸一拐地跟在后面,他的頭上、臉上都是血,顯然沒少被布雷動手毆打。

  我也吃了一驚,趕緊就往樓下奔去,布雷都出來了,要是稍微心細一點,就會發現我不在門口了,那么勢必會惹來很大的麻煩!

  居永壽也很著急,出來以后就左看右看。

  好在很快,我就輕輕拍了一下他的肩膀,示意我就在門口呢。

  居永壽看到我后,也是松了口氣,接著用眼神詢問我怎么樣了。

  我則輕輕搖了搖頭,意思是一無所獲。

  居永壽沒說什么,把臉扭到布雷那邊去了,我也趕緊摸出紙巾,去擦他頭上的血。身為居永壽的小弟,做這件事也很正常是吧。

  但居永壽居然狠狠推了我一下,惡狠狠道:“誰他媽讓你擦了,這是布雷大哥對我的恩賜!”

  布雷轉過頭來,看到跌坐在地的我,以及我手上的紙巾,當即明白怎么回事了,哈哈笑著說道:“老居,不至于吧,你的兄弟也是好心!”

  居永壽則搖了搖頭,點頭哈腰地說:“這是布雷大哥賞給我的,哪里用得著他多管閑事了?”

  布雷“哈哈哈”地大笑起來。

  我的心里明白,居永壽是通過這種手段,來向布雷證明我還在這。

  但其實無所謂的,布雷從頭到尾都沒發現我失蹤過,他根本就沒把我這個小角色放在眼里。

  與此同時,卡車的中型貨廂也打開了,接著一個又一個,跳下來好幾個人,一共五個,都是面色蒼白,一副病懨懨的樣子,一邊走還一邊吐血。

  X級改造人!

  我太清楚X級改造人了,他們自從造出來起,體內許多臟器就損壞了,雖然獲得了很強的實力,但沒幾天就要死的,一邊走路一邊吐血就是他們的特征了。

  至于Y級和Z級的改造人,我到現在還沒見過,據說比X級還要不穩定,所以X級的反而出現比較多。

  這輛卡車里竟然裝著五個X級的改造人,再加上站在前面的布雷,相當于六個A+級的改造人,我的一顆心當然砰砰直跳,心想我就是拼了老命,也打不過他們啊。

  五個X級改造人一邊吐血,一邊走了過來,這些人里竟然還有一個女的,長得還挺好看,一頭大波浪的金發,身材也是妖嬈有致,不知道是死刑犯還是缺錢,竟然走到了這一步。

  布雷笑瞇瞇地看著眾人說道:“歡迎各位,長途跋涉都辛苦了,快進來歇歇吧。”

  這些X級改造人的實力雖然和布雷差不多,地位卻是千差萬別,他們立即誠惶誠恐地說:“布雷大哥,我們是來干活的,就不敢吃飯了。”

  “好吧,你們一會兒到了下面再吃。”

  下面?

  什么意思?

  我還在百思不得其解,布雷已經把眾改造人引進大廳,接著摸了摸矗立在門口的獅子頭,就聽“咔咔咔”的聲音響起,大廳中央的地上竟然裂開一個洞來,能夠看到一截長長地樓梯往下延伸。

  我立刻看向居永壽,他則搖了搖頭,表示不知道這個暗室。

  而我,雖然排查過整個宅子,唯獨大廳里沒查過,也沒法查,畢竟布雷在這吃飯。我就是再膽大包天,也不可能在他眼皮底下干這事啊,確實沒有想到大廳還有一個不為人知的暗室。

  隨著暗道打開以后,一個黑漆漆的暗室呈現在我們面前。但是很快,我就注意到里面星星點點,閃爍著一些如血液一般鮮紅的東西,即便沒有燈光也難掩它們的光華。

  這一剎那,我和居永壽一樣,都是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。

  血煙草,終于現身了!

  skbshge

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捕鱼破解版 白姐中特一肖王中王 微乐贵州麻将 海南飞鱼游戏走势 股票天涯论坛 850游戏下载官方网站 中石油股票走势分析 上海麻将免费下载 基金资产配置现金类是什么 欢乐棋牌平台 股票电台在线收听 姚记棋牌3976怎么下载 捕鸟达人免费游戏 好运彩 免费公开一码资料 贵阳闲来麻将 财神捕鱼怎么偷分